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才不是喜欢(2)

咔哒。


意料之外的,门内以往常暖黄色的灯光迎接他,唯一区别在于听到动静会转头看他一眼的宇智波带土并不在客厅。

这个时间大概是睡了吧,就算拜托凯捎了口信,结果还是留了灯,也许还等到很晚,可又不能直接问‘为什么还留灯’,绝对会是忘记关了或者多嘴问这个干什么啊这类恼羞成怒的回答,超——级不坦率一点都不可爱…

旗木卡卡西如此想着,随意把外袍丢到玄关柜子上。

说出实话来令人丧气的是,只有带土看不到才敢这么干,否则可不得了。一边大声抱怨‘不是说过东西不要乱丢吗’一边指挥他‘给我重新捡起来挂好’,受不了,整洁癖吗这家伙,除了不坦率之外居然还有这种毛病。

不肯承认自己有点寂寞,卡卡西懒洋洋的钻进被炉里,从口袋里掏出亲热天堂——啧,看不进去。

还是早点泡澡睡觉好了,话说带土有没有放好水啊,留灯了的话说不好也帮忙放水了,但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所以纠结到底要不要放水,担心着回来太晚水会凉掉,这样的带土也…卡卡西走向浴室时乱七八糟的幻想着今晚带土站在浴缸前的表情。

——什么嘛。

面对空空如也的浴缸,卡卡西失落的叹了口气。

 

黑暗中人的听觉会格外灵敏,仅仅是因为这个而已,并不是他一直留意才听到卡卡西开门的声音。

…超过十二点钟回来,也太晚了吧,到底去干了什么…宇智波带土用被子蒙住头,暗自咬牙切齿。

之前擅自的决定是,如果差不多八九点钟到家,就原谅卡卡西这家伙;如果是十点钟,明天就给他装上一整盒天妇罗,等到打开便当盖,想想他会是什么表情立刻心情高涨起来了;如果是十一点钟,那…那可说真的要叫他全部吃甜食了!而且是一直吃到死!可是,真想不到啊,竟然超过十二点钟,已经到达了过于可恶、反而叫人不知如何是好的范畴…

 

“带土。”门外传来卡卡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犹豫,“…带土,已经睡了吗?”

宇智波带土愤愤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拉开门怒视卡卡西。

“…呃。”卡卡西先是被轻微的吓到,随后觉得…这怒气是哪里来的,未免太莫名其妙,像是带土曾经宣扬的那个做梦世界的理论,完全搞不明白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鬼东西,“还没睡啊。”

摆明一副‘你在废话’的态度,宇智波带土因为着急开门而没有注意着装,睡衣前襟处于十分微妙的凌乱状态——喂喂我这里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啊带土——卡卡西抓抓头发,大概是为难目光该落在哪里合适:“想借用一下浴室,我房间的浴室水管大概坏了,完——全没有热水。”

“这种事…!”带土觉得自己是有一瞬间大脑坏死了才以为卡卡西是来为晚归解释——至少是要说明去干什么了!不过,这拽得要死的家伙什么时候解释过才奇怪,“…随、便、你。反正是你的家、你的浴室,当然你想用哪一个都、可、以。”

他坐回床边示意卡卡西可以进来,隐约听到咯吱咯吱咬牙声的卡卡西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他惹怒了带土——所以说为什么?有人能来说明一下那可真是谢天谢地。上次带土不知所以的生气似乎是在…啊对了是伊鲁卡敲门没有人应于是用钥匙开门进来放东西的那天,好像还有带土找不到晾衣板,伊鲁卡帮忙找出来了这种事。‘因为以前收拾屋子是伊鲁卡在做,带土找不到是很正常的,我自己也找不到啊’,就算觉得好麻烦不也还是这么样好好解释过了吗,最后更加生气了,真是不明白…

虽然感觉到困扰,忙碌了一天的卡卡西还是决定泡澡为先。

毕竟,按照经验论,带土只要放着不管就会好了,除了背后那两道刺人的视线要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让人想装作没察觉都不行呢…

 

“呼——”

跨进装满热水的浴缸里,卡卡西放松的摊开手脚。

浴缸里还残留着之前使用过的入浴剂的甜香味,放在一旁粉红色的瓶子呈现半空的状态,卡卡西不禁嗤的笑了出来。出于恶作剧的心理,给带土买了玫瑰味道的入浴剂,他还真的用了——应该是无法独自出门、买不到别的替换只好用这种,每次都皱起眉头一脸嫌弃的样子用着…这么说来刚刚开门时候闻到的味道的确是…

卡卡西拧开入浴剂,仔细的辨别起来。

的确,就是这个味道——等等,我现在的举动是不是有点变态…

心虚的摸摸鼻子,卡卡西把入浴剂放回原位。不能怪我,他这样在内心为自己辩解着,带土总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出人意料的天真,想要知道更多是自然而然毫不变态——对,毫不变态——的常理。

 

宇智波带土烦躁的搅着被角,视线悄悄停留在浴室的磨砂玻璃上。

这浴室设计未免太奇思妙想?用一整块磨砂玻璃的话,尽管看不到具体内容,轮廓什么的可是完全暴露了啊!不是说他刻意关心卡卡西肩膀的宽厚程度,也不是说他有意觉得把打湿的头发捋上去的动作很帅气,但…这么看清楚了也是没办法的。

…脸红是因为房间里太热了。

…并没有沮丧,自己再怎么样也达不到卡卡西的帅气程度这种事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竭力做出自我安慰,几分钟后,宇智波带土还是决定不再去看这种既打击人又让房间发热的现场演出画面。他垂头丧气的走到客厅,被炉桌上倒扣着一本亲热天堂,不用推测也知道是卡卡西看到一半的。因为太过无聊,强忍住对封面图的害羞而拿起来继续读了下去。

 

“[人名A]说:‘不好意思打扰了,想借用一下浴室。’”

“‘…欸?’[人名B]困惑的看着对方,耳朵渐渐羞红,‘这…这…’”

“‘是水管坏了,完全没有热水,明天会找人来修,只是这一次就要给你添麻烦了。’[人名A]解释说。”

“[人名B]沉默了一会儿。”

“[人名A]注视着[人名B],像是义无反顾的等待某种不可知的判决,他的注视是如此的真挚、热切而诚恳,终于…”

“[人名B]轻声说:‘…好…好的…’”

“[人名A]高兴的笑了起来:‘那么,今晚我也可以住下来吗?’”

“‘什么?这…不可以…’[人名B]惊讶极了的拒绝着,与此同时,却有一抹动人的微笑不自觉的展现出来,‘这样是不行的…’”

“‘这可不是说不行该露出的表情哟,[人名B]。’[人名A]坏笑着,‘今晚,请让我好好温暖你…’”

 

——混蛋!

——卡卡西这个…超级大混蛋!

“卡卡西——!”宇智波带土气的浑身发抖,大叫着冲进浴室,用力把亲热天堂丢到卡卡西脸上,“你这个混账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借用浴室!什么水管坏了!连借口都一样你是在耍我吗!你简直——”

“喂喂我宝贵的东西你不要乱丢啊…”卡卡西把亲热天堂从脸上揭下来,不高兴的小声嘟囔着,“在说什么啊到底,这本因为你不在我根本没看进去好吗…”

----------

鸡血充足到自己都醉了...

啊啊什么时候能写到肉本来只是想写肉结果全部是废话啦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感谢观看和评论^q^完全没想过会有热度简直感动cry...

评论(7)
热度(111)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