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鸣佐】目光所指之处

目光所指之处,是那蔚蓝蔚蓝的天空。

 

至今为止的追寻,如果说有什么能够诉诸于口的原因,那么,是‘因为我们是朋友’;如果说有什么可以义正言辞的目的,大概是…想要看到宇智波佐助所注视的那片天空。

他注视的地方,和我所见到的有什么不同,不惜斩断与我的羁绊,也要不停希望着的究竟是为何物…我们明明是朋友,所以说,告诉我,告诉我,全部都告诉我啊!不论怎样这份心情一定要传达到给佐助,独自痛苦什么的已经足够了,再也不需要更多!我是能感受到的,佐助也同样能感受到不是吗!终有一天我们可以承认早已互相理解,因此才不惜一切说着把佐助带回木叶这种话,根本不是开玩笑,被嘲笑也无所谓,被认为毫无希望也无所谓,我是发自内心的这样相信着,也下定决心会做到…

不是想要自夸,但是,无论多少次都觉得,最终能够一起再次哭泣和微笑真是太好了。

…不为此好好感谢我可不行啊佐助。

 

这么想着,漩涡鸣人再一次掏出那封信。

重读的次数太多,已经到达了上面每一句话都能背下来的程度,旁边的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似乎是不耐烦的咕哝着:“又来了啊鸣人。呜哇这表情真是蠢到不行,完全看够了,作为候补你的职责是给我好好工作听到了吗?”

连头也没抬,漩涡鸣人就做出了反击:“…你自己还不是在一边期待‘今天带土会给我做什么样的便当’一边盯着便当盒看,放下那个便当好好看报告才是你这个现任火影的工作吧我说。”

“…咳咳咳——”

直视火影大人失态的脸是不礼貌的,伊鲁卡想着,默默地低下了头。

 

“…曾经为琐事争执的我们,如今也能够心意相通…”

 

称为普通还是夸奖了的破烂信纸上,有着佐助写下的如此词句。

仅仅想象那个不善表露内心的佐助是用何种心情写好、又寄出这封信,漩涡鸣人就忍不住感动到热泪盈眶了。

两个月前,突然得知佐助决定再次踏上周游世界的旅程,不亚于晴天霹雳的大噩耗。当时立刻跑过去问‘欸为什么啊我说——佐助——佐助助助助——到底为什么啊——’这么大喊大叫的,感到过于困扰的佐助为了避开他,居然跑到木叶外的森林里躲藏。

…认为他会就此放弃的人,肯定不知道他可是漩涡鸣人!

令人庆幸的是佐助也完全清楚这点,经过毫无意义的你跑我追之后,简短的解释说‘想要再次看一下这个世界,用不同的眼光…总之还会回来的,有一天’——完全找不出理由反对啊我说!没理由反对…那就…我们一起去这样如何!

“…你是不是忘了作为火影候补的职责?”呜啊那时候佐助嫌弃的表情还真是让人伤心,“四战结束有多少工作想必不用我来说,卡卡西老师也希望、不,是需要你帮忙,这点你是明白的。”

漩涡鸣人沮丧的蹲在地上,随手捡起根树枝乱画起来。

可以看到佐助先是抬脚准备离开的动作,不知为何,迈出第一步后,微妙的停滞了一会儿,然后低声说:“…会有伴手礼的。”所以就别闹脾气了。

——欸?

因为难以置信,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到底佐助走了多久之后才站起来,以及像梦游一样的走了多久才回到木叶,也算是漩涡鸣人的两大未解之谜。

 

尽管如此,离别总是令人不快。

永远追寻着、追寻着、追寻着,太多次看到佐助的背影,丧气的时候、无力的时候,偶尔以为也许背影才是他对佐助最熟悉的地方。那袖摆在风中飘飞的样子,就像准备振翅远走的鹰隼,即将消失在那蔚蓝蔚蓝的天空中。

非常的美丽,也非常的寂寞。

——话说,应该是只能看着的我寂寞才对吧!

但…

佐助离开后的第二周,漩涡鸣人意外的收到了从土之国寄来、署名为‘宇智波佐助’的信。

 

“和你并肩作战时那种感觉…那种感觉,我到此时此刻终于明白…但是,并没有很多人能像你,想要心意相通并不是那么容易,连我们自己已经如此艰难…”

 

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信,不同颜色的墨水和涂改的痕迹,想必佐助是经过思考和犹豫才多次下笔。到底花费多大勇气才真正寄出,除了宇智波佐助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可是,这是对鸣人的回应。三年以来从不曾放弃,这种追寻看起来没什么难度,直到自己试图传达什么,才理解到其中的艰难。

每隔一周或半月,从不同地方寄来的只言片语与奇怪的伴手礼逐渐充满鸣人的办公桌。

 

“…想要斩断你我的羁绊,因为你会使我软弱…最终,还是我输了…”

 

“你本可以对我恨之入骨,可你还把我当做挚友…”

 

“…想要忘记,却又无法忘记…孩提时期,我们是两个被憎恨束缚的小毛孩,孤独又渴望着爱…”

 

有时候是这样的感慨,有时候又是“今天天空尤为蔚蓝”、“海水咸到不行”或者“香磷好烦”这样琐碎的小事,随手写在画报广告的边缘处寄回来。

全部全部,鸣人都珍惜的保存着。

那振翅高飞的鹰隼,并未消失在蔚蓝的天空中,尽管自由,仍选择于他头顶盘旋,像是回应他不断的奔跑追赶一般,向他鸣叫着。

 

——啊啊,再也没有什么能比现在更好,可以立即笑着去死而没有遗憾了。

 

就算这样的想法会冒出来,鸣人还是开始感觉到不足。类似于佐助离开后,逼迫他决心带佐助回来的那种空虚,此时此刻,竟然还有比背负对方的痛苦、与对方心意相通更加令他渴望的东西存在,鸣人自己也不可思议。

人类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阅读佐助的信,那些直白又晦涩、仿佛总有更多含义——或者说是他自己想的太多的话,大概就是令他心脏跳的如此之快的原因了。

如今更想要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还没弄明白,不过总有一天…到佐助回来那一天,再去想也不迟。

 

“决定了!今天就去吃拉面的说!”鸣人用力挥了挥拳头,“如何伊鲁卡老师,要加入我吗?一乐拉面最新口味超棒的我说!”

“够了吧…”卡卡西托着下巴说,“早中晚连续吃一星期,虽然你还没吃腻但我对这对话已经腻了…”

“那可是佐助特!意!寄给一乐大叔拉面做法,怎么可能吃腻我说!”鸣人诧异的瞪圆了眼睛,“那么,我出发了!剩下的报告下午再来看——”这么说着,鸣人精神饱满的向一乐拉面店出发。

 

走到街道上,鸣人抬头向天空看去。

是个好天气,目光所及之处,是格外蔚蓝的天空与洁白的云彩。

尽管小孩子的笑闹声充斥在耳边,鸣人还是听到,在那高远的晴空之上,传来了鹰隼的叫声。

 

那蔚蓝蔚蓝的天空…


----------

*题目来自于火影OP青鸟

*设定中699的佐助独白变成了佐助写给鸣人的信

*信的内容不完全来自于699,包含作者的私自脑补

*包含卡带私货(...没人在意这个吧喂!

月之眼大法启动成功!这是我の月之眼の699!

缓慢自我治疗中...

鸡血一次挥霍太多了,这次会虚脱多久也是..._(:зゝ∠)_

评论
热度(28)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