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不是上坟是上你



“明天是休息日,带土和我一起出门吧。”卡卡西微笑着说,“有想和带土一起做的事情。”

处于六代目火影的个人监视下,独自出门什么的是办不到的,宇智波带土能想起的最近一次出门,还是因为无论如何不想穿卡卡西买来的奇怪内裤、竭力维护自己采购内裤的正义而获得的机会,像这样由卡卡西主动邀请,实在是千载难逢的好事。

可是,表现的太急切未免太让这家伙得意了。

宇智波带土端起茶,慢慢的喝了一口,才回答说:“火影大人终于不忙了吗?我这边倒是不出门也没关系。”

“...那…”垂着眼睛、看上去十分懒散又冷淡的卡卡西,回应说,“既然带土这边没关系,那么,明天果然还是不出门了。其实我也很想休息,工作好多好烦,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日…”

 

——欸?

——这发展和想象中不一样啊!

 

一下子就瞪的圆圆的黑眼睛,饱含诧异的视线,失望的连嘴唇都颤抖起来了,卡卡西为这样的反应而暗自发笑:逗弄带土实在是太有趣了,不过,如此轻易就相信别人的话,可是会吃亏的啊…嘛,反正除了我也不会有其他别人…

 

“可是、可是!”急匆匆的放下茶杯,甚至没注意到有茶水洒了出来,宇智波带土绞尽脑汁的想补救刚刚说出的大话,“…也不是没关系!”

“哦?”卡卡西托着下巴,歪头看向带土,“带土其实是很想出门的吗?”

面对姿态悠闲的卡卡西,宇智波带土像被针戳破的气球那样,泄气的低下头:“…也不是…”言不由衷的说着。

坦率的表达心情这种事并不是做不到,只不过,实在不想看到卡卡西为此得意的样子——无论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那副表情,最讨厌了!但,不说出实话,就无法出门…卡卡西津津有味的观赏着,此时此刻在宇智波带土脑中激烈进行的左右交战。

终于,宇智波带土找到了合适的言辞:“我这边是没关系,但如果卡卡西想要出门的话——不是说有想和我一起做的事情吗?我勉为其难的陪你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一边如此倨傲的说着,一边双手环胸,尽力睥睨对面的卡卡西。

简直要忍不住笑出声了啊,带土这家伙,怎么会这么有趣…卡卡西摸摸鼻子,掩饰住一个恶劣的笑容,然后说:“的确,我有非常想和带土一起做的事情。”

“哼…”

“能够勉为其难的陪我出门的话,也请带土你勉为其难的陪我做这件非常想和带土一起做的事情吧?”

感觉占据上风,十分满意的宇智波带土一口答应下来:“那是当然!”

卡卡西眯起眼睛微笑着,说:“可不能反悔啊带土…”

“才不会!”

 

太阳还未升起的休息日清晨,卡卡西与宇智波带土走在尚且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黎明前的天空,呈现出一种海水由深至浅的颜色变化,街道两边崭新的房屋,在人们醒来后,很快就会充斥着吵闹的笑声。距离四战结束已经过去了半年,六代目火影放弃休息日勤劳的工作,和大家共同的努力一起,给重建的木叶带来了活力与朝气。

这么想着,宇智波带土悄悄窥视着卡卡西。

无法得知面罩下究竟是怎么样的表情,天生下垂的眼角,总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满不在乎的印象,其实意外的是相当肯负责任又温柔的家伙。但是,那洁白的发色与肤色,是否太过炫目了?仿佛直视太阳那样,刺痛着眼睛,却不能转移视线。

宇智波带土过于投入的胡思乱想,完全没在注意他们前进的方向,直到听到花店老板的招呼才回过神。

 

“哟卡卡西,好久不见了。”还没开门的花店,老板打着呵欠从窗口递出一束花,“还是这么早啊。”

淡紫色的包装纸里,是盛放的香水百合,最下端用漂亮的蝴蝶结束起。

“也是没办法的事,没想到会这么忙…”卡卡西小声抱怨着,接过那束花,“麻烦你了,下次还请…”

“是是,绝对没问题,六代目大人,下次还会准备好的。”花店老板夸张的鞠躬行礼,“您辛苦了!”

“喂喂不需要这样吧…”卡卡西抓抓头发,还想要说点什么,但在鞠躬过后,花店老板已经飞快的关上了窗。

 

“…真是受欢迎啊火影大人。”宇智波带土大声说。

怀抱着鲜花的卡卡西,因为宇智波带土说这句话时的表情而笑了起来。

“笑什么!”

“啊啊,没什么…”

有点恼羞成怒似的,宇智波带土加重了脚步:“所以说,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不觉得眼熟吗?”卡卡西把花束倾向带土的方向,“是要去给你上坟啊。”

“…哈?”

一瞬间,木屐敲击在青石板上咔哒咔哒的响声停止了。

的确,这么说的话这束花…这束花和一直以来卡卡西放在慰灵碑前的一模一样…

卡卡西伸出手:“走啦走啦…”开始只是想要揽住肩膀而已,由于对方躲躲闪闪的不配合,最后不得不落在了腰际,简直像挟持人质一样,一边用手臂紧紧箍住带土一边继续前进。

“什么啊!”宇智波带土扭动着抗议,“我又没有死为什么要给我上坟,你这个白痴!放我下来!”

气愤地用脚去踢卡卡西的腿,连木屐都掉了一只,卡卡西却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心情还很高涨,问:“我记得带土说过,我去上坟的时候,你在一棵树上看着我,是有这回事吧?”

“有又怎么样!给我放手啊!”

出人意料的,卡卡西忽然凑近了,两只手都被占住也没造成任何不便,他亲昵的蹭了蹭带土的脸颊,说:“不要像小鬼一样胡闹了嘛带土。”

 

——是在撒娇吧?这是在撒娇吧!

——呜啊太过分了怎么可以用犯规的招数!

 

从耳朵尖到脚趾都迅速泛红,宇智波带土猛然安静了。

终于到达目的地时,时间刚刚好,初升太阳的第一缕光,正落在慰灵碑的最上端。

沉默中,卡卡西轻轻地放下花束。

因为过于害羞,在那之后就再也发不出声音的宇智波带土,再一次感受到深刻的内疚。与以往藏在树中、远远注视他的感觉有着微妙的分别,那些愤愤嘟囔的‘笨蛋’、‘白痴’、‘死心眼’,如今都变成一句无力而复杂的‘这家伙…’。

“带土…”出于某种目的,即使来到了慰灵碑前也没有立刻松开带土,卡卡西低声说,“能告诉我,那时候你在…哪里看着吗?是哪一棵树?”

被那双哭泣般的、悲伤的眼睛近距离凝望着…带土完全抵抗不能的说出了实话:“在那边——”

 

大概是用了千种忍术里的某一种,刚说出口的下一刻,他们就来到了他习惯藏身的树下:“这里吗?”卡卡西问。

宇智波带土点点头。

“那——”卡卡西仍然注视着他,有许多话要讲却又无法开口一般,“具体是躲在哪里?”

春日来临,渡过了萌发新芽的阶段,但还称不上茂盛的枝叶空隙间,带土指向树冠下的一处枝干:“…这里。”

纵身跃起,卡卡西与带土一起站在了树冠掩盖下的小小空间。仅能勉强容纳下一个人,两个人就太拥挤了,不过确实是相当隐蔽之处,即使是冬日也有横生的树枝作为掩饰,在新叶已然萌生的这时,完全像一间狭小的房间。

不知何时,单手禁锢着带土的姿势变成了从背后的双手环抱,宇智波带土对自己解释说——是因为这里空间太小了,并没有别的意思…的吧——两个人一同凝视着远处沐浴着晨光的慰灵碑。

可以清楚地看到,卡卡西放下的那束花,随着晨风微微地摆动。尽管是微风,那纤弱的百合也似乎承受不住一般,令人担忧着它将被这风碾碎。

 

“从这里看,真是个不错的角度…”卡卡西感叹说,“是怎么找到的?”

仅仅是哼了一声,宇智波带土不打算作出回答。

“带土…”声音奇妙的甜腻起来了,“带土,回答我啊…”质问不应该是如此温柔的语气,可逐渐加紧的拥抱又昭示着强硬的态度。

仍然没有得到回答,卡卡西不满的看着怀抱中的人。在黑发与和服之间,显露着一小截脖颈,不知是因为愧疚或羞耻而低着头,于是拉扯出优美的弧度,简直是对身后的人说:请来品尝这里——那么,就不客气了。

“呜啊!”脖颈忽然传来湿热、狎昵的舔舐,宇智波带土惊吓的叫了出来,“…卡、卡卡西!”

沿着微微凸起的颈节,一路亲吻、舔舐到红彤彤的耳根,卡卡西含糊的回答:“…什么?”

“你干什么啊混蛋!”奋力掰着环在腰间的手臂,彻底忘记站在高处的树枝上、又被封印查克拉,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宇智波带土大脑一片混乱,除了‘快点逃走’、‘这样不行’之外已经无法转动了。

这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勉勉强强还说的上可爱,卡卡西想着,说:“可不要乱动,会掉下去的。”一边这么说,一边故意松开手。

“啊啊啊啊啊啊——”刚刚还拼命挣脱,这会儿却因为面临着马上要摔下去的大危机而被迫主动的抓住卡卡西的手臂,“别、别松手!”

“是是,你不跑的话我不会松手的。”卡卡西从善如流的再次抱住带土。

松了口气,宇智波带土还没来及觉得危机解除,又看到自己的裤结正被一只极其灵活的手解开——“呜哇!”连忙用力想要挥开那只手,却立刻听到了接近于威胁的话语:“…我松手了哦…”

“不行!”带土不假思索的说,担心会掉下去而努力向后贴去,这姿势——如果他还能思考到的话——根本就是投怀送抱,所以臀部被奇怪的硬物顶住,也丝毫不该感到意外。

不过,这种情况下还能思考是不可能的。

感受到那东西顶在臀缝间,慢吞吞、又充满压迫力的磨蹭,带土发出像是被扼住喉咙了一样的声音:“…呃呃呃啊…”

手已经往对方裤子里钻了,卡卡西还摆出纯良无辜的脸,说:“带土就是在这里看着我给你上坟的,是这样没错吧?真是令人感动…”

慌乱的摇着头,分不清是在否认这句话,还是抗拒卡卡西下流的揉捏着他臀肉的动作——反正两样进行的都不怎么有成效,此时带土仍有拒绝的力气。忽然他倒抽一口气,近乎尖叫的说:“别、不行!”

 

——那里、那里被握住了!呜啊啊…

 

甜蜜的快感从被那只手握住的地方涌起,羞耻、混乱与不知所措之下,眼泪都快要夺眶而出了。虽然说着‘别、不行’,身体却不争气的发软。

趁机把左腿卡入带土的两腿之间,卡卡西不紧不慢的套弄着。在这样的玩弄下,黑发宇智波颤抖的依靠向他的胸口,小声乞求他:“…卡卡西…不要了,拜、拜托…唔嗯…”那发红的眼角、脸侧与下唇上的伤痕,奇异的呈现出任人摆弄的色情感,“别在这、这里…”

卡卡西轻轻咬着他的耳垂,问:“这里怎么了?今天我想和带土一起做的事情,就是在这里做这件事啊…带土明明保证过不会后悔的…”

又低沉又甜腻的声音,环绕在带土耳边。所以说这种时候、这种时候不要给我撒娇啊笨蛋!仅仅因为如此的声音、如此的言语就更加兴奋起来了,实在是…

完全明白如何对付带土,卡卡西继续说:“我可是给带土你上了十八年坟…一直以为你已经…死去了,但…不仅没有死去,你还在这里——就是现在我们在的这里,悄悄的看着我…带土能明白吗,我的心情?”

 

——完全不能明白!

——而且…不要再摸那里了!已、已经要…

 

带土大口大口吸气,快到达顶点前,脑袋里完全空白一般,唯一真切的是耳边卡卡西湿热的嘴唇、急促的吐息,以及环绕着下身的、有点冰冷却灵巧的吓人的手指——突然,这些全部停了下来。

不自觉的看向卡卡西,差点要饱含埋怨的说出‘为什么停在这里’,幸好被残余的羞耻心阻止,然而那双湿润的、睁得圆滚滚的黑眼睛彻底暴露了他的想法,抓着卡卡西手臂的手也下意识的加大了力气。

卡卡西把脸埋进他颈侧,掩饰一个坏心眼的微笑:“带土也想在这里被我上,是吧?”

“…才不是!”愣了几秒钟才做出反应,这么回答的结果就是卡卡西咬了他一口:“你这家伙在说谎啊。”有点冰冷、却灵巧的吓人的手,漫不经心的在他的下身滑动。

带土尽力咬紧牙关,还是有愉悦的呻吟从牙关间泄露:“呜——唔、啊…卡、卡卡西,别再——不、不行了…”连脚尖都绷直了,过分的快活令人头晕目眩,却又一次在顶点前被迫停了下来。

“我想和带土一起,在这里做这件事。但是,如果带土不愿意的话,可就不好了…”语调听起来几乎是心不在焉的,卡卡西随意亵玩着黑发的宇智波,尽管如此,事实上他正为对方咬着嘴唇、略带茫然却情色的不得了的表现而下腹一阵紧绷,“所以说,带土得要告诉我,是不是想在这里被我上,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混蛋!”带土一整个崩溃到快要自暴自弃,大声咒骂,“混、混蛋!卡卡西你这个混蛋!”

“是是…”卡卡西亲吻着带土的唇角,“你说得对。”

似乎是微妙的僵持住了,抚慰的力度变得若有若无,总是不够他到达顶点。想要投降的说出‘是的我也愿意请上我吧’而获得更厉害的玩弄,可隔着裤子、怎么也不能忽视的庞然大物顶在他臀缝间的魄力,又让这句话变得难以出口——这可是在外面…

“带土,我很想你的,那十八年里…”

 

——完蛋了,又是犯规的话,这家伙…!

 

“…我…也愿意…”光是说出这句话,就因为太丢脸而真的哭了出来,黑发的宇智波不得不紧紧闭上眼睛逃避现实,“要是、要是被人看到了!你就给我去死吧!”

“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看上去似乎格外冷静的卡卡西,就快要被发涨到疼痛程度的下身出卖了。黑发宇智波挂在胯间的裤子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冰凉的指尖划过大腿时,终于被对方的热度点燃,急切的探向臀间那温热紧致的一处。

宇智波带土内心悲鸣着,眼前是熟悉的景色——日光下的慰灵碑,淡紫色棉纸包裹中的百合花,在风中轻轻地摆动。然而,以往那个前来上坟,送上这束花的人,此刻正握住他的腰,迫不及待的准备上他了。

 

…可恶啊。

 

 -----

“看起来今天的风很大呢,出门要多穿一点。”看着远处在风中(?)摇摆的树冠,今天的木叶居民也开始了新的一天。


-End-

-----------------

*丧病的梗,丧病的作者..._(:зゝ∠)_

*R18存疑

感谢观看和喜欢^q^

评论(11)
热度(207)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