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才不是喜欢(3)

向浴缸里的卡卡西步步逼近,宇智波带土因为怒火冲天而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完全赤裸状态,就这么像是笨蛋一样,用力抓住亲热天堂的一角,和卡卡西争夺起这本书的持有权。

…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带土…

旗木卡卡西叹息着,率先松开了手——

“嘭——”

太过用力拉扯,所以当一方放手时,另外一方无法保持平衡,一下子跌进了浴缸里,目前就是这种状况。

然而,沉浸于获得胜利的兴奋感中,宇智波带土并没有就这种现状产生任何不合适的想法,而是撑着卡卡西的胸口爬起来,把亲热天堂的那一页举到卡卡西面前:“好好给我解释清楚!”他凶巴巴的说。

跌进浴缸里而全身湿透,还在滴水的头发意外柔顺的贴在脸颊边,气鼓鼓的样子和小时候一样。之前就有点散开的睡衣前襟,打湿后呈现出一种微妙的透明感,大概是承受不住水分的重量,肩膀那里马上要滑下去了。左手撑在卡卡西胸口,右手举着亲热天堂,可以称为是跪趴在对方身上的姿势,配合湿漉漉的、如今紧贴皮肤的衣服,完美的将腰背的弧度暴露出来。

 

——这家伙的腰还真…

——啧,快给我自觉一点,这个样子太让人分心了,怎么可能还能想别的事情!

 

卡卡西皱着眉头望向天花板。

“卡、卡、西!”

“切,要我解释什么啊…”面对更加逼近的带土,卡卡西不自在的向后靠了一下,“都说过了这本我还没看…”

“哼!”宇智波带土一边晃动着亲热天堂一边冷笑着,“别骗人了,以为我会信吗?白痴!”

感到十分无力,卡卡西不得不开始阅读带土翻到的那一页。并不是很长很难理解的情节,仅仅几秒钟就可以看完,然后,卡卡西的反应是——

“…噗。”

“…笑什么?”

“我说带土你啊…”卡卡西拖着长腔、轻佻的说,“先假设我真的看到了这里,然后觉得‘不如用这个借口去骗带土好了’这么来向你借浴室,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带土你明白吗?”

宇智波带土一脸茫然的与卡卡西对视:“…不是你骗我吗…明明不需要借浴室的,还…”

实在忍不住要笑,卡卡西说:“噗哈哈——所以说带土就是笨蛋,真的按亲热天堂的发展,接下来我就要向带土请求‘今晚请让我住下来’、‘会好好温♂暖你的’…结果带土还冲进浴室里,像现在这样趴在我身上诱惑我…”

“……!”

分不清是终于明白了冲来质问的愚蠢之处、还是终于意识到跪趴在卡卡西腿间的姿势有多么不对劲,也许是二者皆有,如此过大的冲击令宇智波带土一时间陷入了僵硬状态。

“带土。”洁白的手指,缓慢而优雅的抚摸着带土脸侧的疤痕,卡卡西低沉的说,“‘今晚我也可以住下来吗?’”

 

“…哇啊啊啊啊啊啊!”几秒后,宇智波带土惨叫着、连滚带爬的冲出了浴室。

呆滞的站在客厅里,脸侧被抚摸过的地方,仿佛还残余着卡卡西指尖的触感。往常比其他人略低的体温,大概是泡澡的缘故,染上了轻微的温热。仅仅是这一点点热度,已经令人感觉仿佛被火灼烧过那样,那刺痛感与——

 

——不不不!想点别的、想点别的、快想点别的!

 

说起来,刚刚是不是…碰到了卡卡西的胸口?当时并没注意到,现在想起来…我的左手…是感受到他的心跳了吧?就在手心下面,有力的嘭嘭跳动着…还有,看到了卡卡西把头发全部捋上去,不耐烦的皱着眉头的样子,如果被其他人看到了肯定大叫着‘好帅好帅’接着就扑上来…对了,肩膀相当宽厚,肌肉也…

 

——不对!不是想这个别的啊!

 

宇智波带土用力摇着头,试图驱赶脑中糟糕的想法。他的尝试只能用徒劳无功形容——看到没穿衣服的卡卡西了呜啊啊救命忘不掉了——在卡卡西泡好澡之前,一直满脸通红的站在客厅中,甚至没注意到湿哒哒的衣服都快要被冷风吹干了。

“…我洗好去睡了。”卡卡西对着他的背影说。

“——阿嚏!”宇智波带土以一个喷嚏回应。

 

第二天,卡卡西提早结束了工作。

昨天那么逗了带土,不能说感到后悔,那反应还真是有趣…何况,本来就是带土自作自受。可是,今天没有准备好的早饭,放在玄关给他带走的便当,中午打开一看,是天妇罗和甜丸子对半拼装——这次带土生气要多久啊,早点回去哄他好了,可不想一直吃天妇罗和甜食,会死人的…

这么想着,卡卡西推开了门。

一如既往的,门内以暖黄色的灯光迎接他,睡在被炉里的宇智波带土听到动静,把脸转向他的方向:“你回来了。”声音闷闷的。

“…我回来了。”

居然没在闹脾气,真是罕见,发生什么了吗?卡卡西一边乖乖把外袍挂好,一边思考着。

“今天有味增茄子、盐烤秋刀鱼和番茄汤。”宇智波带土裹紧被子,只把脑袋留在外面,“饭在锅里,你自己去盛。”

太过正常就是反常,如此简单的道理卡卡西完全明白,昨晚的事…该不会带土自己说服自己只要全部忘记掉、当做没发生——最后再创造一个没有发生过昨晚的事的世界就好了这样吧?倒像是带土会做的事…几乎因自己的想法而发笑,卡卡西慢吞吞的走向厨房。

 

盛饭时,听到带土问:“…真冷啊,喂卡卡西,今天是突然降温了…?”

“没有,和昨天一样…”

感觉到不对劲,卡卡西放下碗,过去查看带土的状况。

脸颊有着相当不合时宜的红晕,好像乏力似的半睁着眼睛,卡卡西的手指恰恰触碰到到他额头的瞬间,因为那过于冰冷的感觉而‘嘶’的向后躲去:“不要碰我…!冷…”

“你发烧了。”卡卡西做出了判断,“怎么搞的,吃过药吗?”这么问了才想起,自己身体好到几乎不会生病,再加上医疗忍者,家里根本没有普通的退烧药——失误了,竟然没想到被封印查克拉后带土会生病这点…“我去买药,你等我一下。”

“不要啦…”宇智波带土迷迷糊糊的拽住卡卡西的裤脚,“感冒而已,放着不管自己就会好了——阿、阿嚏!”

卡卡西无言的掰开带土的手。

吸取了刚刚手太凉而被带土躲开的教训,这次用上了提高体温的简易忍术,结果是带土抓住他不肯放开了:“好…好暖和…”一脸感动的说着这种话,还试图把卡卡西扯进被炉里,可惜微不足道的力气注定失败。

“放心吧,今晚会好好温♂暖你的。”卡卡西对带土说,“现在放开,我去买药。”

 

所以说,今晚宇智波带土与旗木卡卡西睡在同一张床上,是理所当然的发展。

为了保持温度而缩成一个团的宇智波带土,在卡卡西上床后,立刻感应到那边暖和又舒服的温度,骨碌骨碌的想把自己滚动进对方怀抱里——糟糕。不过是生病而已才不是投怀送抱,别想太多——卡卡西努力的维持住摇摇欲坠的道德底线。

“卡、卡卡西…”被他如此呼唤着,滚烫的呼吸吹在胸口,隐藏在皮肤和骨肉之下的心脏,为此快速跳动起来,“冷…”

这种温度远远还不足够,于是迷茫地摸索起卡卡西的身体来,希望找到他身上最温暖的一处。因发烧而格外水润的圆眼睛,专心致志的打量着面前修长美丽的身躯。

冷静,卡卡西不断地自我劝解,冷静…带土只不过是个蠢货而已,吊车尾、爱迟到、脑子莫名其妙而且超级会哭,绝对不会为这个蠢货兴奋…绝对不会!不要再给我摸下去了,笨——

 

“——呃!”要害处突然被握住,卡卡西惊吓到眼睛差点脱窗,难以置信的看着带土,“你、你这…”罕见的词穷起来。

“…这里最…最热…”仿佛感知到卡卡西需要解释说明的心情,宇智波带土喃喃地说。大小原本只足够一只手取暖,还来不及产生遗憾的感觉,它已经高兴的在手心里搏动、涨大,直到两只手都可以完美获得热力的程度。带土于是满足的蹭了蹭卡卡西的胸口,“真暖和…”这么说着,闭上了眼睛。

 

的确,男人全身上下温度最高的,当然是兴奋起来的那里…还真会找啊,带土…卡卡西苦笑着,伸手把带土脖颈后的被子掖的更紧了一些。

 

——下次,应该教给带土除了取暖棒以外,那里还有其他十·分·重·要的用处呢。

 

卡卡西暗自下定决心。


----------

只是想写取♂暖♂棒这个段子而已

节操什么的再也不需要了!

^q^十分感谢观看、喜欢和评论!!!

评论(11)
热度(122)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