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才不是喜欢(4)完

令人烦恼的事情,只要假装没发生过,再创造出那些事情并不曾存在的世界就好了,这就是宇智波带土的忍道。

 

所以,握着奇怪的东西醒来——这种事,根本没发生过!

 

无数次的这么说服自己,宇智波带土倚在窗前,眺望着远处深蓝色的天幕。

四战结束后的第一个新年,断壁残桓上重建的崭新木叶村落的上空,战争的阴影似乎已经散去。再过一会儿就要开始的,由六代目火影亲自主持的新年庆典,据说不止请来了火之国的大名,凌晨时分还有盛大的烟花表演,免费提供的酒水和自助餐,是能支撑通宵狂欢的分量。

想象一下该是多么热闹的大场面,然而,正因为所有人都前去广场参加典礼,如今近处的街道,陷入完完全全的寂静。此时此刻还留在家中,遥远的注视着那片烟花将要盛放的天空的人,大概只有宇智波带土一个而已。

 

也不是说非得要和卡卡西一起度过新年不可,还没愚蠢到硬要六代目火影留在家里陪他的地步——不现实。卡卡西最为珍视的东西,并不是其他什么,而是木叶,这一点宇智波带土是明白的。为了重建、为了抹去战争带来的伤痛、为了大家能和平快乐的生活而努力着,虽然‘啊啊火影什么的真不想做了’总是挂在嘴边,结果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做了下去。

作为六代目火影、或者说作为卡卡西,唯一动用职权的任性就是坚持亲自‘监视’我吧…宇智波带土如此想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不能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多年前的情谊,在琳…在彼此敌对时就已烟消云散了不是吗?被封印查克拉,从此以后只能生活在卡卡西管制的狭窄区域内,日复一日的凝望那块熟悉的天花板,这样活着根本毫无意义。明明已经说了大话、用了潇洒的姿势告别,还要救活他到底是为什么…

然而,仍然能想起病床上,半睡半醒间听到的那番对话——该责怪漩涡鸣人的大嗓门,丝毫不担心吵醒他,啰啰嗦嗦的对卡卡西说:“不管大家同不同意,我是超支持卡卡西老师你的说!无论如何都打算把人留下来什么的我最理解了!就像我决心就算打断手脚也要把佐助带回来,卡卡西老师也是一样的心情吧我说。所以啦,连封印查克拉终身监管这么样做了大家还是反对,那样也没关系,我可是无条件绝对赞同卡卡西老师的,这里是一票赞同!”

那时候,一边胡乱揉着鸣人的头发,一边微笑的卡卡西…大概是在那一刻,放弃了立即逃跑的打算。

切,暂时就留在这里,看看笨卡卡所珍视的木叶到底能发展成什么样子好了。

 

烟花在漆黑的天幕中绽放又散落时,远处隐约传来人群‘哇——’的赞叹声。一直奏响的音乐,被倒数的声音代替,‘十、九、八、七…’,如此异口同声的期待着新一年的到来。

像这样的景色与欢笑,明年应该还可以见到。

…哼,卡卡西这家伙,当起火影来还不算糟嘛。

宇智波带土关上窗户,坐回被炉桌前。

上个月,卡卡西不知从哪里得来了许多杨梅,因为排不上用场,干脆统统做成了梅子酒,可以喝的日子正好是今天。就把这个当做新年礼物,和卡卡西好好坐下来喝一杯好了…盯着杯子里清澈的酒液,宇智波带土略显焦躁的等待着开门声。

 

咔哒。

 

熟悉的钥匙转动声后,进门的是…被压得摇摇欲坠的伊鲁卡,和不像样的摊在伊鲁卡身上的卡卡西。

心情骤然低落,宇智波带土拖拖踏踏的走过去:“啊,伊鲁卡。”

“今天大家太开心了,这个日子不理会祝酒不太好,所以喝成了这样。”伊鲁卡一边解释,一边把卡卡西扒下来交给带土,“有准备蜂蜜水吗,茶也可以,不然,明天头痛起来就不好了…”

“…我会好好照顾这家伙的。”宇智波带土大声说,用力把卡卡西扯到自己这边。

感受到微妙的敌意,伊鲁卡苦笑着:“那么,新年快乐,我就先走了。”

宇智波带土不情愿的回应:“…你也新年快乐。”

 

“带、带土…”撒娇似的,卡卡西扯下面罩、把脸埋进黑发的宇智波颈侧磨蹭。在新换的甜橙入浴剂的味道里,还能闻到奇妙的青草香,与他们都还小的时候在草地上翻来滚去的打架而沾上的香气相同,那份草叶的清香与当时少年感,好像一直一直保留到现在,“带土…带土带土带土…”

使出全身的力气拖着卡卡西的衣领往客厅走,宇智波带土心情恶劣的说:“干什么!吵死了你这家伙!”

“呜哇,好凶啊…”卡卡西黏黏糊糊的抱怨着,完全不配合的赖在原地。

在玄关处拉拉扯扯,累到呼哧呼哧喘气,也才把卡卡西挪动了十公分而已,宇智波带土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卡卡西你耍什么酒疯啊!老实点,坐到那边去!”一边说一边指向客厅的被炉桌,然而,趁他伸手的时机,卡卡西结结实实的抱住了他。

“…松手!”

“就不松就不松。”

用力打了一下卡卡西的脑袋,宇智波带土说:“别给我撒娇!说了坐到那边去,我去冲蜂蜜水,听到没有啊!”

“没——有——”故意拖长声音的回答,看到带土直冒青筋的表情,卡卡西傻笑着更加抱紧他,额头贴着额头,像跳舞那样轻轻的摇晃起来,“带土带土带土…”

“啊啊啊烦死了!”用大叫来发泄怒气后,宇智波带土颓丧的垂下肩膀,“到底喝了多——”

 

嘴唇、被按住了。

珍惜的、留恋的抚摸着下唇处的伤痕,喝醉了而眼神朦胧的样子:“…还会疼吗?”卡卡西轻轻地问。

透过这句话的语气、以及那过于小心翼翼的触碰,似乎可以看到掩藏在其下更深的、更深的、更深的感情。无法得知那种感情究竟是什么,为何既令人战栗、又令人喜悦,继续思考下去,大概会得到并不想要知道的结果,带土故作不耐烦的回答:“早就不疼啦,笨蛋!”

“…可是…”凑的太近了,是马上要接吻的距离,卡卡西闷闷的说,“我还觉得疼…”

 

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明明在身体里有那么强烈而未知的感觉为这句话而翻腾汹涌,言语却通通干涸了,所以,想说的话不能传达出去,像个傻瓜似的,呆呆的盯住卡卡西,听到他继续说:“只是这么看着,就觉得好疼啊…好疼啊…”一边说着、一边吻了上去。

“唔…!”

应该惊讶、事实上却没有太过惊讶,如此互相矛盾,以至于挣扎都慢了几拍。与其说是出于‘不行’、‘不对’的想法而用力推拒着卡卡西,不如说只是下意识的、礼节性的反抗。

口腔内部被攻占的时候,整个人变得僵硬,但是在唇舌交缠的过程中慢慢地他放松下来。有点放松过头了,腿脚都发软,卡卡西推着他、似乎不想多费时间去卧室,两个人踉踉跄跄的来到客厅。

开始只是很舒服的接吻,逐渐变成一方掠夺式的侵入。此时才做出正经的抗议实在太迟了,呜咽声被堵回喉咙里,呼吸不能、思考不能,不得不有点凄惨的向后仰去、尝试着逃走,却被顺势放在被炉桌上。

终于得到呼吸的机会,宇智波带土大口大口喘着气,可休息的也只有这么一会儿,面对强硬的分开他的腿、又一次压上来的卡卡西,已经尽力扭着头躲闪,但是,立刻就被捏住下巴、再度热烈的吻了起来。

清楚的看到近处的卡卡西闭着眼睛沉醉于其中的样子,不合时宜的冒出了‘这家伙睫毛居然这么长’、‘脸红起来也很漂亮’之类的想法,这么想的自己真是可耻,快清醒过来、快清醒过来啊!试图抵挡那令人浑身酥麻的快感,宇智波带土胡乱挥着手,在彻底沦陷前、拼命想要找到一个可以充作浮板的东西,然而却打翻了原本放在被炉桌一角的梅子酒。

 

“砰——”

 

清澈的酒洒了满桌满地,最底部的梅子骨碌骨碌的滚出来,哪怕是酒坛摔在地上的巨响也没能让卡卡西的动作停顿哪怕一秒。

不知他怎么办到的,发现自己前襟大大敞开,裤子也不翼而飞,火热的硬物抵在腿根处,到这个时候宇智波带土终于迟钝的意识到不只是接吻而已,下面还会发生什么从未经历过的事,隐约的恐惧作用下,不禁‘唔唔’的闷哼着、用上最大的力气把压在身上的卡卡西推开。

“…啧!”在这个时候表示停止的意思,卡卡西烦躁的直起身,“怎么了?”眯着眼睛、几乎是生气的问。

代表火影身份的御神袍仍然一丝不乱的穿在身上,非常的有气势,这样不耐烦的、睥睨的姿势,一时间和孩童时期、同样如此俯视着他的小小身影重叠了。

无论做什么都是优秀,全部人都喜欢的孤高的天才,偏偏总是恶劣的嘲笑他、捉弄他,他也总是呛回去,从来不甘示弱——示弱的话就输了!才不要输给这家伙,才不是一辈子的吊车尾!我是很厉害的,给我好好看着啊!

类似不甘心的感觉一直延续到今日,卡卡西那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样子…真是可恶!如果真的在这里叫停,不就是输给他了吗?这种事才不要!

宇智波带土撑起身体,恶狠狠的揪住卡卡西的衣领把他拉的低下头来。本意是接吻,但是力度完全搞错了,牙齿撞在一起,差点就痛苦的叫出声来。不想要丢脸,他大声说:“…听好了,才、才不是因为喜欢才做的!”

因为酒精而有点反应迟缓,卡卡西思考了几秒钟,搞错重点——或者说搞对重点的说:“这么说,是可以做的意思吧?”简直是一下子收到准许通行令那么高兴的语气,之前只徘徊在带土腰际的手,更向下探去。

 

“呜、呜啊…”

和自己做感觉完全不同,那只洁白的手、堪称优雅的上下滑动着,偶尔故意挤压一下最顶端,就让带土快活的脚趾都蜷缩起来。腰不由自主跟随着卡卡西的动作而淫荡的晃动,想要压抑呻吟而咬住手指,却很快浑身发软到仅仅能无力的含着而已,这副痴态令卡卡西浮想联翩。

不要再摆出一副天然的样子引诱我,就把更淫乱的样子直接展示给我看吧;这张总是说出可恶的话的嘴,只要乖乖呻吟着我的名字就够了;好好的请求我进去,绝对会干到你哭叫为止…这么想着,卡卡西迫不及待的用手指探入臀缝间的那一处。

“呃、唔…唔!”

用了奇怪的忍术润滑,怪异的被侵入感像是一把刀温柔的将他从内部劈开,搅弄时的水声让宇智波带土满脸通红。转开头不去看卡卡西充满欲求与渴望的表情,还是听到对方咕嘟咽下唾液的声音。

似乎已经忍耐不住进行缓慢的扩张过程,转动着手指寻找那一点的动作略带粗暴。终于找到时,那样鞭挞着神经的快感让他再也无法吞下喘息:“呜啊…卡、卡卡西!”过于强烈的、近似射精的感觉中,甚至眼前短暂的发黑,忍不住无措的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卡卡西…”

允许带土颤抖的环住自己的肩膀作为依靠,卡卡西抽出手指,急切的扯下裤子到刚能露出下身的程度:“...要进去了。”

并没能立刻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然而,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逐渐被填的太满…这感觉实在是太多了、太多了,宇智波带土发出抽泣一般的声音,挺起腰企图后退。

“嘘、嘘…”卡卡西爱抚着他耳后,一口气进到最深处,用一个吻堵住其余的哀叫,“没事了…”

埋在身体内部,还在微微跳动的那东西,几乎把宇智波带土钉在桌上不能动弹。明知道不可能避免还是暗自期待着就这样就好、就这样不要动了就好,尚有耐心等待他适应的卡卡西,描绘着他胸口肌肉的线条,可过轻的触碰和指甲轻轻刮擦乳头的动作,反而让内部一下子绞的更紧了。

“放松点....我要动了。”低沉又甜腻的声音,如此诱哄的说着。带土不能相信他真的仅仅为卡卡西的这句话就放松了身体,任由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被撑开、被填满。

撞击在那一点的感觉比手指厉害太多了,简直是濒临死亡一般,快要不能呼吸的恐惧与强烈的快感并存。

不能解释为什么卡卡西喉咙里发出的每一个微小的声音都击中他让他兴奋不已,仿佛有电流沿着脊柱一路窜上来,下身硬的发痛,急于射出来而不知羞耻的自己伸手触碰着那里,被卡卡西握住手腕拉开的时候几乎哽咽的说:“不、别…我想要…”

“不行。”卡卡西先是严厉的说,然后又软下声音,“这个交给我就行了…”一边若有若无的、哄骗似的抚慰着他的下身,一边大幅度前后挺动起来。

被挑逗的渴望射出来到痛苦的地步,前面能得到的安慰却如此有限,宇智波带土不得不摇晃着屁股追逐卡卡西的动作。已经不能注意到这姿态是多么的放浪不堪,这种丢脸的事之后统统忘记就好,现在只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带土…”晃动的视线中,看到有汗水从卡卡西额上滑下,已然失控一般略显狰狞的表情,可是,他温柔的说着,“无论说才不是喜欢也好、也不是讨厌也好,带土已经在这里、和我做了这种事,要好好记住啊…”

 

…啊啊…

 

伴随着卡卡西说这番话的声音,宇智波带土射了自己一身。

“哈,带土…”原本是力图嘲笑带土的反应,结果卡卡西也因为对方高潮中颤抖着绞紧的内部而射了出来,“…可恶…”

怒视着卡卡西,宇智波带土一边喘气一边不甘示弱的说:“就算记住了,反正、反正,才不是因为喜欢才…”

“是是。”不想再听不可爱的话,卡卡西吻住他,含含糊糊的说,“…不如再来一次加深记忆好了,带土你这么蠢,万一忘——”

“给我去死吧笨卡卡!”

 

才不是因为喜欢…但,也不是讨厌。

到底是为什么,这份感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至今也想不明白…


-End-

------------

*卡卡西家的玄关又名修罗场(。

*非常抱歉借用了鸣人‘你痛我也痛’的名言

最开始只想写肉而已,结果前面全部跑偏到日常系也是..._(:зゝ∠)_所以就及时的结局在这里,免得越跑越偏或者坑掉。大概还会有同设定、同时间线、以这篇End为前提的其他一发完小短篇...吧...

最后,感谢收看、喜欢和评论^q^

评论(10)
热度(195)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