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爱的初体验(ABO)

*双Alpha设定注目


执行完任务回木叶的途中,意外遇到暴雨,不得不在森林里寻找临时避雨处。

 

“这边!”宇智波带土一边抹去脸上的雨水一边叫着,“这里有个山洞!卡卡西,快点过来!”

旗木卡卡西循声走过去,探头张望宇智波带土所说的山洞——对成人的身形来说太狭小了,两个少年人挤一挤,勉强倒也合适,正在这么想着,背上就被宇智波带土用力推了一把,踉跄着摔进了山洞里。

“我先找到的,我赢了,笨蛋!”宇智波带土得意的叉腰笑着说。

“切,谁跟你比了。”旗木卡卡西翻个身,靠着洞穴壁坐起来,“让着你而已,万年吊车尾。”

“你这家伙——少在那里得意了,现在我可和你一样、也是中忍!”宇智波带土弯腰在临近洞口的地方坐下,不耐烦的扯着湿透了的衣服,“…啊啊,都淋湿了…”

无言的用豪火球在自己和宇智波带土之间吹出一个小小的火堆,旗木卡卡西脱掉马甲,稍稍犹豫了一下,实在无法忍耐继续穿着湿衣服,于是把贴身的黑色忍者服上衣也脱掉,用手举着烘烤起来。

宇智波带土低头脱下外套,再抬头时,被对面卡卡西赤裸的上半身吓了一大跳:“——欸?”是真的跳了起来,然后头‘砰’的撞上洞穴顶部的石头,“痛痛痛…”抱着头蹲在地上哀嚎着,宇智波带土抱怨卡卡西,“干吗不说一声就脱衣服啊!”

“都是Alpha,你大惊小怪什么,难道还不好意思吗,蠢死了。”面对宇智波带土蹲在地上、痛的眼泪汪汪的表情,旗木卡卡西嫌弃的皱着眉,“哭包…去找根架衣服的树枝,我可不想一直用手举到烤干。”

宇智波带土揉着头反驳:“你才蠢死了!干吗要我去,你自己不会去啊…”

“我已经弄出火堆了,找树枝当然归你。”

“…哼!”不情愿的走出去,因为就在森林里,他很快就找到合适的回来,“喏!”

“帮我拿着。”旗木卡卡西把自己的衣服递过去。

“…干吗啊,把我当佣人一样的…”虽然这么嘟嘟囔囔着,看到卡卡西开始树枝扎出架衣服用的木架时,明白‘这个我办不到啊’,宇智波带土因此丧气的盯着对方动的飞快的手指,有点羡慕、又有点嫉妒的问,“…你怎么什么都会啊…”

瞥了他一眼,旗木卡卡西不客气的回答:“谢谢。”

“才没在夸奖你!”

懒得和他争吵,旗木卡卡西默不作声的扎好木架、把自己的马甲、忍者服和宇智波带土的马甲都挂起来,然后问:“喂吊车尾。”卡卡西扬起下巴示意带土,“你里面那件还要穿?脱下来烤烤吧。”

自以为不知不觉的看了看卡卡西漂亮的肌肉线条,宇智波带土感觉到还没脱就已经输了——可如果就因为这个连脱都不敢,岂不是输的更厉害。暗自比较了一番得失,宇智波带土最后还是撇着嘴脱掉了上衣,飞快的甩手搭在木架上然后抱膝坐着,把脸埋进自己手臂里。

悄悄歪着头,一眼又一眼的看向对面无聊的拨弄石子的卡卡西,宇智波带土没能按捺住多久,小声说:“卡卡西…”

“干吗…”

“你怎么练的啊?”

“什么?”

“别藏私啊,你的肌肉怎么练的,告诉我吧!”宇智波带土满怀不甘愿的说,“以后当上了火影,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切…谁稀罕你报答。”旗木卡卡西用石子丢宇智波带土的脑袋,“本来就是这样的。”

“…哈?”

旗木卡卡西不耐烦的重复:“说了没特别练过,本来就是这样的。”

 

…呜啊。

比‘卡卡西的肌肉真好看’更大的打击是‘根本没特别训练就长成这样’,宇智波带土的自尊心无声息的碎掉了一片。

不止如此,卡卡西明明和自己一样同样处于性别觉醒时期,却有更厉害的信息素。狭小的山洞里充满属于卡卡西的味道,大概来说,是略带冰冷与松枝香气的麝香,完全压制性的覆盖了宇智波带土自己的信息素。

…可恶,真不甘心啊。

男子汉的好胜心的驱使下,宇智波带土不顾自己还没有彻底掌握控制信息素的办法,努力的、侵略性的释放出自己的荷尔蒙——如果他好好上过生理课,就应该明白这是赤裸裸的向卡卡西挑衅,可惜…

敏感的察觉到被自己控制的地盘遭到反抗,旗木卡卡西勉强压制立刻揍宇智波带土一顿的冲动,压低声音说:“你干什么,要打架吗?”就算尽力克制,他的声音听起来仍像野兽进攻前的咆哮。

“…嗯?”宇智波带土茫然的看向他,“没有啊…”

“那就给我收回去!”卡卡西恨铁不成钢的说。

“…….”

“快点啊!”

“我、我不会…”从卡卡西的表情里,明白自己搞砸了的宇智波带土露出快要哭了的表情,“我不知道怎么控制这个…”

“笨、蛋、吊、车、尾!”卡卡西紧紧攥着拳头,被对方不知节制的气味挑衅的极其兴奋,为了不扑上去打起来,忍耐的胳膊都颤抖了。

咬着嘴唇、正准备问‘那该怎么办啊’的宇智波带土,还没开口,就感觉到属于卡卡西的信息素扑面而来。

简直是海啸一般,被激怒后,狂暴的席卷过整个洞穴,哪怕不是Omega,宇智波带土也为这股气势而感到腿软——为什么卡卡西这家伙能有发育成熟之后才有的魄力啊!这时候还有心情乱七八糟的想这些,宇智波带土无视早已亮起警报的本能,虽然感到心虚,还是梗着脖子与双目逐渐赤红的卡卡西对视。

“…带、带土…”卡卡西困难的说,“现在我也…控制不住…了…你快点…走!”

“……”

“滚开啊!”

“…腿、腿软了…”

“可恶!”

如此遭到挑衅、对方还不懂得收敛,深藏在体内的兽性于是大声咆哮着——打败他、支配他、撕碎他!然而,这是同伴、是宇智波带土——是那个笨蛋吊车尾带土...

卡卡西脑袋里一片混乱,因为处在性别觉醒期,愤怒与性欲尚未明确划出分界,本能的释放大量信息素后,已经搞不清楚到底是对Alpha表示掌控地位、还是对Omega表示占有权。热潮伴随着撕碎对方的冲动一同涌起,身体像有自我意识那样,猛地越过火堆、扑向宇智波带土。

“呜哇!”

脖子被扼住了,卡卡西整个压在他身上困住他,越是挣扎、扭动、用力向对方挥拳,越是得到更粗暴的对待。忍术什么的都抛弃掉,仅凭本能、如同争夺地盘的狮子那样彼此攻击,两个人就这么滚来滚去、毫无章法的厮打。

脊背都被地上尖锐的小石子划破,手和脚、不留意的时候也被火堆灼伤,但这份疼痛感并不能阻止任何,唯一带来的是更多兴奋。

最终,旗木卡卡西骑在面朝下的宇智波带土腰上,一边反拧着他的手臂,一边粗重的喘气。

“…卡卡、卡卡西…”宇智波带土竭力侧过头,眼角余光里,仅能看到卡卡西的一截手腕。那宛若瓷器的洁白皮肤,如今已经发红,略带冰冷与松枝香气的信息素,简直像要侵入他身体内部、把里面一切统统掠夺走一般可怖的环绕在周围——输掉了、快要窒息了…不知为何,为这样的想法感到恐惧——不止一次的输给卡卡西过,以后赢回来就没问题了,没什么可怕的,可这次、这次不一样。

完全压制住他的状态下,卡卡西还觉得不足够,焦躁又粗鲁的抚摸着他的后颈,好像期待那里会存在Omega的腺体供他咬住。滚烫的指尖一次又一次掠过那个部位,然而…同样身为Alpha的带土并没有位于后颈的腺体。找不到需要的东西,卡卡西近乎暴躁的用力把带土往下按去。

“咳咳、咳咳咳…”嘴里吃到了泥土,宇智波带土呛咳着,徒劳无功的弓起背试图把卡卡西甩开。

“…啧!”耐心丧失殆尽,无所谓什么腺体存不存在,卡卡西俯下身,用力咬住宇智波带土的后颈。

“呃啊啊啊——”

牙齿咬进肉里去的瞬间,宇智波带土惨叫起来。

与此同时,出现在卡卡西脑海中的念头是——想进去、想进去、想进去;标记他、标记他、标记他…究竟要进到哪里去还不知道,相当胡来的一边咬着对方的后颈、一边胡乱挺动腰部。

脆弱的脖颈处遭到攻击,宇智波带土快要无法维持住清醒的意识,尽管能感受到随着卡卡西的动作、在自己背上顶来顶去的硬物,也没办法做出相应的反应。阻挡在中间的裤子,因为碍事而被扯掉丢在一边,皮肤相贴时,卡卡西不自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随即遵循本能的向下挪动着,寻找能让他进去的地方。

太过缺乏经验,硬起来的部位,仅仅是滑入带土大腿间的缝隙里,已经被那种夹紧的感觉迷惑、以为‘是这里了’,卡卡西直起身笨拙又兴奋的动作起来。

后颈的剧痛终于得到缓解,宇智波带土缓慢的意识到现在发生的事情——更加缺乏经验,仅仅是大腿根处被摩擦着、就以为那种抽插的感觉是‘被进来了’、也以为作为Alpha的自己也会‘被标记’——万念俱灰…人生再也没有希望…带土一边哭泣一边怒吼着、拼尽全力反手打向卡卡西。

身为一个Alpha、竟然被另一个Alpha标记了,可恶啊啊啊啊啊——

 

雨停之后,裤子被撕坏了的宇智波带土,是怎么穿着卡卡西的裤子,抱着‘被标记了’的惨痛心情,和身边光着腿的卡卡西回到木叶,又遭到了怎样的围观和嘲笑,实在是一段不堪提起的往事。

 

…怎么会梦到这个啊…

清晨,六代目火影卡卡西从睡梦中醒来,先是为自己的年少初体验如此可悲而无力的捂住脸,随后,他习惯性伸手抚摸身边人后颈上的齿痕:“带土…”

宇智波带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干吗…”

“我想做…”卡卡西甜腻的请求着。

“…走开。”宇智波带土打掉他的手,“我还要睡。”

“可是都有一周没做过了嘛…”卡卡西相当厚脸皮的抱着对方撒娇,“带土身上我的味道都快消失了…没办法标记,起码让我把味道留给你回忆…”

“切!”宇智波带土把头埋进被子里,不想理会一大早就莫名其妙发情的卡卡西。

卡卡西坚持不懈骚扰他:“带土带土带土…”

“烦死了!我说我还要睡觉!”气冲冲的吼着,宇智波带土摆明一副拒绝的态度,最后,还是败在卡卡西哀怨的注视下,“——晚上!晚上再做!现在可以让我睡了吧!”

“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哼。”

 

期待着晚上的福利,旗木卡卡西精力充沛的开始了新的一天——初体验什么的,就用今晚的活动把那份耻辱好好洗♂刷♂掉吧!



-End-

----------

*R18存疑

*笨蛋双A以为做了全套其实没真正进入的梗只是作者的恶趣味

...已撸到虚脱

感觉这几天把一辈子的产出都用完了呢_(:зゝ∠)_

评论(6)
热度(175)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