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第三者(上)

*跑错世界线的卡33

*以‘才不是喜欢’End为前提的小短篇,没看过前文应该并不影响阅读


-------

作为对大名亲自前来参加木叶新年庆典的回礼,五天前,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与辅佐官前往都城拜访大名。

 

…还要两天才回来啊…

 

独自在家、无所事事的宇智波带土,不愿意承认自己感觉有点寂寞。

虽然因为工作的缘故,卡卡西并不是经常在家,但每天的晚饭是必定会一起吃的。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即使做出美味的秋刀鱼和味增汤,也没人会一边称赞一边狼吞虎咽,这样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在卡卡西离开的第一天,非常兴致高昂的做了满桌甜食、打算犒劳自己,可孤零零的坐在餐桌前、面对满桌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忽然莫名其妙的胸口发闷,连甜丸子也吃不下了——实在打不起精神做饭呢,今天也随便用泡面对付过去算了。

这么想着,他慢吞吞地站起来,拖着脚步来到厨房烧水。

等待水沸腾的时候,穷极无聊的宇智波带土,完全家庭主妇状的随手拿起抹布,擦拭着本来就干净到闪闪发光的料理台。

 

咔哒。

 

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是凯吗?卡卡西不在,就不想特别麻烦别人,上次明明说过食物足够、这几天不必费心来送,怎么还是来了啊…不高兴的皱着眉,宇智波带土双手环胸、扬着下巴走向玄关,然而…

“…卡卡西?”一瞬间讶异的叫了出来,毫无防备而露出全然惊喜的表情,宇智波带土下意识的往前走去,简直像准备要投入对方怀抱中那样,“你回来了!”

“啪。”

是卡卡西拿着的亲热天堂掉在地上的声音,过于难以置信而颤抖的手,想要扶正护额、好好的看清楚眼前的人,却因为抖得太厉害而多次失败——

带土…是带土吗…这是真的吗,带土还活着…他脸上的伤痕、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吧?为什么、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查克拉,难道总是叫着要当火影的这家伙已经、不能再做忍者了吗…糟糕,要哭出来了…不过,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在没发觉的时候中了幻术…就算是幻术,带土还活着,实在太好了、太好了…

卡卡西飞快地低下头,掩饰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在他面前很近的地方,宇智波带土啰嗦的说着:“不是说再过两天才会到家吗,怎么突然穿成这样跑回来,难道你…是自己提前偷偷溜走了吗?不负责任啊火影大人…”

 

…火影大人——难不成是说我吗?

 

宛如身处梦境一般,卡卡西捂着脸,脑筋迟钝的转动着。模糊的视线里,看到宇智波带土伸手指向后面浴室的方向——这…是要做什么?——“笨蛋,还愣着干吗,给我洗澡去啊,脏成这个样子…”

“喔…喔。”卡卡西听从指挥的迈开脚步,可差点因为腿软而摔在地上,不得不撑住旁边的墙壁借力。

“……”

误以为对方是为了早点回家,不止换装成上忍提前溜走、还连日奔波赶路才累成这样,宇智波带土撇着嘴、意外体贴的说:“…今天会做味增茄子和秋刀鱼的,快点洗好来吃饭吧——可别给我在浴缸里睡着了啊!”

除了“喔…喔”之外完全说不出别的话,卡卡西艰难的移动到浴室里。

忘记脱掉衣服就直接打开淋浴,开关的方向也拧反了、浇了满身冷水,此时此刻才能开始正常的思考,不过…眼下的状况实在太不正常、各种意义上来说都超乎想象,导致即使冷静思考也得不出任何有用的结论。

 

——是幻术吗?今天一整天在对付吵个不停的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没有离开过木叶、没有接触过奇怪的家伙,想不起有什么时机露出破绽中了幻术。何况,单单针对我、只是让带土出现的幻术,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啊?

——那…是做梦吗?不,绝不会做我当上了火影这种梦…虽然带土能够真的活着、真的像这样和我住在一起,火影什么的也不是说不可以…

——而且,是梦的话,为什么我梦里的带土会这么…居家啊?说起来,带土长大之后和我一样高…但是没有查克拉,是怎么样情况?不过、能活着就是最好的了…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卡卡西冲着冷水,茫然的盯着浴室的墙壁。

视线正对的地方,一模一样的留有自己无聊时用指甲抠掉墙皮的凹印,触感也是真实的——除非读取记忆,不然幻术没可能连这种细节都做出来,可以确信我的记忆没有被任何人读取过…所以说,果然是真的吗?带土是真的还活着,并且,就和我住在一起——等等,难道是我忘记了中间很重要的东西?比如带土是怎么长大的,怎么出现在我家里,还一副已经住了很久的样子指挥我洗澡吃饭…究竟怎么回事?

 

“咚咚。”

敲门声后,宇智波带土拉开浴室门,一脸不爽的抱着脏衣篓:“就说要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在脏衣篓好,我讲过什么你根本没在听吧——喂你这笨蛋,穿着衣服洗澡干吗!”

“呜哇…!”卡卡西猛地拉上浴帘,“你、你…”没料想到宇智波带土还会过来把浴帘唰一下拉开,像被奇怪的大叔逼迫的少女那样,卡卡西大惊失色的试图缩进墙角里。

“还冲冷水,搞什么鬼…”宇智波带土莫名其妙的瞪他一眼,伸手关上淋浴开关,把脏衣篓丢给卡卡西后背过身,“快点脱掉,正好可以趁煮饭的时候拿去洗。”

转过身后,没有听到动静,宇智波带土催促着:“快点快点——我还得去看锅子!”

又变成只能说出“喔…喔”的模式,卡卡西恍惚的脱下上忍的绿色马甲。按照带土的意思——是要全身都脱掉的意思吧?我是忘记了多少事情,为什么带土可以坦然的在我洗澡的时候闯进浴室里、还让我脱衣服啊?

 

饱受自己下流想法煎熬的洗过澡后,饭桌上,卡卡西陷入前所未有的沉默。

即使是宇智波带土亲手做的味增茄子和秋刀鱼,吃起来也索然无味,因为这个人所问的问题,一个也回答不出。

“拜访大名、一路还顺利吗?”

“……”

“就这么提前跑回来,其他人找不到你会着急吧…有没有打过招呼啊?”

“……”

“大名的女儿…”说到这个,宇智波带土不高兴的咬着筷子,“好看吗…”

“……”

“说啊!好看吗!”

“喔…”

“喔是什么意思!”宇智波带土‘砰’地把碗放回桌上,“哼,果然还是觉得好看了?”

多多少少有点为今天卡卡西奇怪的表现而生气,但…只要好好解释,也不是不可以原谅…然而,就算这么质问了,对方也只是垂下眼睛、一味埋头苦吃,这样子让人看了就生气——

“我吃好了!”

 

看着宇智波带土气冲冲走回卧室的背影——不对给我等等,他进去的是我的卧室?也就是说、已经都睡在一起了?——卡卡西‘啊啊’的哀叹着,趴到餐桌上再也不想动、不想思考了。

一边混乱的感觉到‘这不可能是真的’,一边自暴自弃的希望‘如果是真的就好了’,还有一小部分嫉妒着‘被忘记了’的那部分自己做过的事——发生过什么、才能让那个笨蛋吊车尾乖乖和我住一起、主动煮饭、连生气了还和我睡一起啊!多希望能一下子全部想起来——可是,又真的有‘被忘记了’这回事吗?

无论如何…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暂且先顺其自然,这个选择应该不会错。

决定好该如何表现,卡卡西站起来,动作僵硬的走向卧室。

开门后,看起来是趴在床上生闷气的宇智波带土,从臂弯里恶狠狠的瞪过来一眼,然后,用翻身背对他的态度表示抗议。

 

——所以这时候要怎么办?十几年未见、疑似死亡的好友,突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家中,不止一副已经共同生活过好久的态度,还因为一句话不合而吃醋似的闹起脾气来——这个时候要怎么办啊!不要说好好哄他,已经激动到连叫他的名字都怕把自己从这个美梦里惊醒,现在该如何做才好…

 

这么想着,卡卡西深感无力的一手捂脸、一手扶住了门。


---------

*因为堍贤二所以没发现这个卡33不是他的卡33

*因为卡33受到惊吓(喜)太大所以没发现这个世界不是他的世界

*因为作者想这么写所以卡33才会出现在奇♂怪的世界里

万一没有下篇的话请不要介意...

评论(5)
热度(132)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