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第三者(中)



结果,还是没有把闹脾气的带土哄好——唉,真是不争气啊…

“…带、带土…”

不敢相信还能再次相见,于是,仅仅叫出这个名字已经竭尽全力。试探着在床边坐下,想要伸手触碰对方,又担心伸出的手、将会穿过他的身体,然后,好不容易才见到的、活生生的带土,就会消失掉。最后,卡卡西鼓足勇气,能够做到的最多,不过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注视他的后脑勺而已。

因此,期待着下文的宇智波带土,只等来了一片寂静。有点失望的悄悄转头,正好和一直看着他的卡卡西对上了视线。

视线相接的一瞬间,卡卡西像意外被猎人看见了的动物似的,瞪大眼睛、猛然向后仰去。随即,他为自己这种反应而感到不好意思,深深的低下了头。虽然低着头,却仍然无法控制住自己想要一直、一直一直凝视对方的心情,那副既想看又不敢看、过于纯情而扭扭捏捏的样子,令宇智波带土也随之莫名其妙的脸红起来:“……”

“……”

“……”

“我...我去——我去洗碗。”卡卡西逃走了。

 

…笨蛋、笨卡卡…

 

用力把脸埋进枕头里,宇智波带土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可恶,为什么觉得…好害羞啊?明明在新年那天,已经什么都做过了,卡卡西这家伙、第二天还不是若无其事的去处理新年典礼的后续问题,回来还嫌便当的分量太少——为什么今天反而…奇奇怪怪的?

…啊啊——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跳什么,滚累了之后、宇智波带土泄气的用被子裹紧自己。

 

洗好碗的卡卡西,同手同脚的走到卧室门口:“……”想不到要讲什么,于是就此无言的和裹成一条毛毛虫只露出脑袋的宇智波带土对视。

“……”

“……”

能听到客厅时钟滴答滴答的走动声,呆呆地对看着、都发现对方的脸越来越红…不用睡一起、这样在这里对视一晚上也不错,卡卡西有一刻没出息的想。

终于,宇智波带土用力摇了摇头,率先打破沉默:“…要、要睡了吗?”莫名紧张到说话都结巴起来,“也、也是,赶路一定很累了,你你你——去柜子里再拿一床被子,我去洗、洗漱!”

看着带土逃跑一样窜进浴室里并‘砰’的关上门,卡卡西内心大叫着‘啊啊啊啊这就要一起睡了吗啊啊这种事从来没想过我还没准备好啊啊啊啊’,恍惚的从壁橱里抱出被子放到床上——欸?之前只有一床被子,带土看起来也很适应的这么睡在这里…也就是说,在今天以前、我都是和带土盖着同一条被子睡的?

想明白这一点的卡卡西,站不稳的一头栽到被子里,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

 

幸福到企图把自己闷死在被子里,卡卡西错过了带土洗漱后有点湿漉漉的样子。飞快钻进被子里,宇智波带土小声说:“我、我先睡了,你来关灯。”如此再次把后脑勺留给卡卡西。

“……”

不是故意想要磨磨蹭蹭,手脚有点不听使唤、所以才花了十几分钟进行睡前准备。距离宇智波带土半米那么远——再远的话就要掉下床了——卡卡西僵直的躺好,同样小声说:“那我…我也睡了。”

 

——才怪!根本睡不着!

——…心跳声好吵啊!控制住、控制住,不要被带土听到…

——可带土就在我旁边…好想看看他睡觉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还想摸摸他的脸,伤痕、看上去很痛的样子…停、我好像稍微变态起来了?呜啊…

 

内心进行着空前绝后的激烈冲突,为了不吵醒其实也根本没办法睡着的宇智波带土,卡卡西一毫米、一毫米极其缓慢的把头转向带土的方向。其中、因为带土突然翻身的动作而僵硬了很久不敢动弹,这个过程花去多少时间并不重要,总之,又能看到了…

暗自庆幸带土决定平躺着入睡,才有机会好好看一看他完好的那一边侧脸。大概是闭着眼睛的缘故,如今还微妙残留着的少年感被削弱了,借着窗外的月光,能清楚的看见他的眼珠在眼皮下频繁的动着——是在做梦、还是没有睡着呢?

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卡卡西轻声叫:“带土。”尝试了好几次,才能说出这个名字。

立刻、宇智波带土睁开眼睛看向他。略微感到不安而咬住嘴唇,以目光询问‘怎么了’的带土,怎么也想不到有生之年能见到这幅画面,一时间卡卡西的大脑陷入了冲击后的运作不能状态。

没得到回应,又被卡卡西直愣愣的看的相当不自在,宇智波带土把被子拉高、只把眼睛露出来:“叫我干吗啊…”

 

——…快告诉我这些年来发生过什么、我的带土不可能这么可爱!

——完蛋,别说思考,这个距离连呼吸都做不到了!

 

一味想维持正常而和带土拉开距离,卡卡西忘记自己本来就躺在床边,于是歪着身子栽到了床下。

“卡卡西!”宇智波带土连忙爬到床边,“怎么掉下去了,搞什么?大笨蛋!”一边抱怨着,一边向傻乎乎坐在地上的卡卡西伸出了手。

…这只手、我能握住吗?握住的话,不会消失吗...就算是做梦也好、幻术也好,无论如何都想再多看一会儿…但、能如此真实的梦到和带土相处,已经…足够了…

近乎凄惨的想着,卡卡西缓慢的伸出手。

 

——欸?

 

并没有如同想象一般挥空,的的确确,感受到了带土的体温。

卡卡西震惊的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又抬起头盯住宇智波带土:“…是真的?”

“哈?”宇智波带土吃力的想把卡卡西拉起来,“什么是真的?快点起来,不然你就给我睡地上好了!”

“……!”

重新躺回床上,这次是面对面的姿势,宇智波带土犹豫地说:“卡卡西,你有点怪怪的。”

含糊的应了一声,说不出是肯定还是否认,卡卡西更紧的握住带土的手:“带土…”一旦确认是真实——无论这真实是怎么来的——不再畏惧着触碰会令带土消失,就有了进一步的想法,“今天、可以碰你吗?”

“你、你说什么!”脸猛然涨的通红,宇智波带土拼命把手抽了回来,“不行!下流的废、废物!不可能!你别想了!”

“……”

 

——带土你误会了、完全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摸摸你的脸而已!

——…不过怎么会误解到那个方向去啊,难道说,已经做过了吗?

——……

——糟糕、要死了,不要想是怎么做的、不要想是怎么做的…

 

闷了自己一会儿,宇智波带土缺乏氧气的重新探出头,外厉内荏的瞪向卡卡西,强调着说:“总之就是不行!再看也没用!”

听话的闭上眼睛,卡卡西伸出手,重新问:“那这样可、可以碰了吗?不是要做别的…只是想摸摸你的脸…而已…”

隐约听到一声沮丧的叹息,以为要被拒绝了,可是怎么也意想不到、带土主动的把脸靠到了他的手心里。

全身都因此无法自控的颤抖着,太多感情混在一起,此刻的心情究竟是激动、伤怀、难以置信或更复杂的什么,实在难以形容。然而,听到带土凶巴巴的威胁:“敢睁眼你就去死吧!”就禁不住笑了起来。

还活着、还能见面,真是太好了…想如此告诉带土,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啊啊,鼻子好酸,可别哭出来啊,太丢脸了…

“…别哭啊…喂…”带土的手指轻轻擦过他眼角,想不到这个吊车尾动作会这么温柔,但是,听起来又像是被他吓到了似的,“你哭什么啊…呜啊这要怎么办…别哭了笨卡卡…”

“…嗯。”鼻音浓重的答应过带土,卡卡西睁开眼睛、收回了手,“这样就好了。”

盯着他看了几秒钟,宇智波带土掀开他那边的被子,熟练的滚了进去:“…哼,只是怕你晚上哭鼻子而已。”

看着滚到自己怀里来的带土,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放,卡卡西僵硬的任凭对方调整姿势,最后,两个人像汤勺那样抱在了一起。

“睡吧。”宇智波带土满足的说,“晚安。”

“…晚…安…”

 

这次…带土似乎真的睡着了?怎么搞得好像用这个姿势他才能好好入睡,这些年里发生的事情、真想知道啊…

卡卡西漫无边际的想着,因为没集中注意力,而忽视了玄关处开门的声音。不能全怪卡卡西自己警惕太低,也因为进门的人之前就发现家里的灯是黑的,不想吵醒带土而刻意放轻了动作。

然而,拉开卧室门的响动是怎么都不可能不去注意的。

“谁!”卡卡西飞速跳下床,摆出准备攻击的姿势,随后——他发现、突然出现卧室门前、穿着御神袍一副风尘仆仆样子的…正是…

他自己。

 

——等等,他自己?


----------

自己NTR自己233333

不过...没有NTR和修罗场啦,本意是治愈的小短篇

笨蛋情侣(?)的相处一不小心就写多了...全部少女心OOC的人物请别在意(。

十分感谢收看、评论和喜欢^q^

评论(4)
热度(121)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