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鸣佐】如果我看见(1)

*如果羁绊能被看见...

*鸣佐主,含止鼬、卡带和微量柱斑

*有图杀流量请注意


----------------

宇智波佐助认识漩涡鸣人,就像其他人认识漩涡鸣人一样:九尾的化身,代表着不详与灾祸,总爱玩无聊的恶作剧,交不到朋友而孤零零的独来独往,相当不讨人喜欢的家伙。

直到那天傍晚。

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相遇意味着什么,一味坐在河边期待今天回家后能够见到哥哥,就在那时他感觉到有人在看他。

回过头,他看到漩涡鸣人。

被他发现后,漩涡鸣人摆出不爽的脸走掉了。

切,白痴,他想着。

 

就是那一天的晚上,为哥哥还没有回家而失望,宇智波佐助躺在床上无法入睡,于是打算再多练习几次结印的手势好赢得哥哥的夸奖。

然而,在伸出手的一瞬间,对着窗口洒进来的月光,他看到一条纤细的、略微透明的细线,正系在他右手手腕上。手腕外侧,还垂着更长、更长的线,蜿蜒的铺在地上、穿过窗子、看不到另一端究竟结束在何处。

一开始以为那是蛛丝,随意的抹掉就好,但、无法触碰到它。

他清清楚楚看见这条线,黑暗中静静散发着微弱的银色光辉,那颜色并不刺目,甚至相当美丽,就这么环绕在自己的手腕上像一个装饰物,随着他的动作,下端延伸出的部分轻轻的晃动。

可、无论如何都碰不到、捉不住,手指穿过它就像穿过空气,仿佛这根线并不存在于此。

 

宇智波佐助困惑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

“没有这种事,不要说谎了。”富岳批评他,“快回去睡觉。”

“佐助真是的…”美琴仔细检查他的手腕,“鼬呢,有一次也这么说过,手腕上有奇怪的线…但是没有人看得到呀,后来鼬就承认,是在说谎了。佐助是不是和哥哥商量过,一起来骗爸爸妈妈呢?这样可不好喔…”

他才没有说谎!

宇智波佐助气鼓鼓的跑回卧室。

就在这里啊、这根线,可是除了他之外、竟然谁都看不到吗?是他自己的幻觉?可妈妈说,哥哥有一次也这么说过——难道哥哥手腕上也系着这样的线、哥哥是能看到的吗?而这根线、远远地延伸到窗外视线所不及之处,在那另一端、又系着什么呢?

 

带着如此的疑问,第二天,宇智波佐助沿着手腕上的线所指的方向、向前寻找。

日光下,因为这根线太细了、太透明了,以至于快要融化进阳光里,需要极其专注,才能在树木和建筑物的阴影中找出它的走向。

花掉一个多小时,宇智波佐助终于找到了另一端。

是漩涡鸣人。

独自坐在秋千上哭泣的漩涡鸣人,左手手腕上系着和他一模一样的、纤细的、透明的、散发着微弱银色光辉的细线。

这根线就在他们之间、将他们相连。

漩涡鸣人看见他、立刻胡乱抹抹脸,装作根本没在哭、自己一个人也玩的很开心的样子。

“漩涡鸣人。”他叫着对方的名字走近,慢慢的伸出右手,希望漩涡鸣人能看到、这根系住他们二人的线,“你能…”

“能什么?”漩涡鸣人张牙舞爪的瞪着他,“走开啦,我才不想和、和别人一起玩!我自己就足够了、我很开心的!”

 

——为、为什么?

——为什么看不到?

——明明就在这里啊、努力去看的话,这根线就系在他的手腕上,也系在漩涡鸣人手腕上,中间相连的部分发出的银色光辉,比昨晚还要明亮,为什么、为什么看不到!

 

粗鲁的抓住漩涡鸣人的左手,对方‘哎哎哎’的惊叫着:“你干吗!”

“看啊!”他大声说,“看这里、看啊!”

“看什么啊!”漩涡鸣人莫名其妙的甩开他,“什么都没有,看什么啊!”

…看不到。果然、看不到。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涨红了脸,分不清是愤怒、失望还是伤心,而漩涡鸣人飞快的跳下秋千跑掉了。过一会儿,他拉低袖子、紧紧遮住自己的手腕,也走开了。

 

晚饭时,美琴问:“佐助,还能看到奇怪的线吗?”

宇智波佐助看着自己的右手。

系着他和漩涡鸣人的线,还在那里。原本是略带透明感、散发着美丽的银色光辉,不知为何,从他今天见过漩涡鸣人后,就有橙色和灰色的光点浮现在他这一头,并缓慢的向下蔓延。




然而、没有任何人能看到。

爸爸妈妈、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哪怕是同样被系住漩涡鸣人,全部都看不到。

最终,他沉默的摇摇头。

美琴笑着看向富岳:“就是说嘛,不会有什么奇怪的线这种事。佐助和哥哥串通好捉弄爸爸妈妈、可不要有下一次了…”

“不要再为这种无聊的说谎了!”富岳拍了他后脑勺一下,“好好吃饭。”

 

——哥哥…快点回来啊…

 

佐助如此乞求着。


-Tbc-

--------

*图片扒自NASA,有私自剪裁

感谢收看、评论和喜欢!!!

评论(7)
热度(38)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