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旗木卡卡西与未来女友的日常(中)

*关键词是内衣、壁咚与哭泣的带土子(笑


---------------------------------

宇智波带土子和野原琳手挽手、一人拎着一个封好口的粉色购物袋高兴的从内衣店走出来。

已经等到睡着的旗木卡卡西被粗鲁的摇醒:“卡卡西、卡卡西!”

“…干吗…”

“给!这个拿着!我要和琳去吃甜品啦——”宇智波带土子不由分说的把那个粉色购物袋塞过去。

“哎哎…”野原琳埋怨的拦住带土子,“这可是女孩子秘密的东西,怎么能给臭男生拎呢?”

“…哈?”宇智波带土子脑袋上冒出问号,“可…卡卡西不是臭男生、卡卡西就是卡卡西啊…而且他就是来拎包的嘛。”

“带土子真是的,这样我一点都不放心啊。”瞪了还在打呵欠的旗木卡卡西一眼,野原琳把那个袋子抢回来,“那我来拿好了,反正、就是不能给他啦,带土子你也注意一点嘛…说不定他也是肖想你的那些臭男生其中一个呢!”

…谁会肖想这个笨蛋吊车尾啊,卡卡西默默地想。

“不要啦!”完全无视了琳的最后一句话,宇智波带土子从琳手上把自己和她的袋子都拿过来,“才不要琳来拿,会累的,这种事交给我就好了!”

“带土子真好——来抱抱——”

“哈哈哈好呀好呀!”

旗木卡卡西抓着头发站在后面,无语的看她们在步行街上笑嘻嘻的亲亲抱抱——刚才那一套是在搞什么?他又不是白痴,当然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反正…在他眼里带土子根本算不上女人,他一点也不好奇这笨蛋买了什么样式的内衣,啧,给他拿一下又怎样?

 

——不对、他根本都不想要帮忙拎包的,别想错了!

 

“唉。”

傍晚时分,和带土子送琳回家之后,因为他和带土子住隔壁的关系,不得不经历了一路‘那家的马卡龙真的超好吃’、‘卡卡西为什么不是甜党啦好可惜’、‘这个指甲油颜色到底好不好看你说你说你快说’之类的狂轰滥炸,终于回到家中的旗木卡卡西,瘫坐在客厅地板上,发出了劫后余生一般悠长的叹息。

今天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大概是刚刚在进门前、宇智波带土子答应提供晚饭作为报酬吧。但,本来他一直都是去带土子那边蹭饭的,所以——

意识到自己做了白工,旗木卡卡西更加丧气的倒在地上不想动弹。

总是听阿斯玛说如果有选择他愿意做十个S级任务也不想陪红逛街,此时此刻,旗木卡卡西总算理解了这种心情。

 

——再也不嘲笑阿斯玛体力差了。

——好累…

——不想动,不如一会儿让带土子把晚饭端来这边吃。

——吃完再打游戏放松一下…就玩《三战!神无昆桥の爱恨!》吧,以一敌众爆无双用千鸟之术大杀特杀最能消除压力了…

 

旗木卡卡西正在这么想着,忽然,他听到邻居宇智波带土子那边发出奇怪的声音。

‘哈、哈啊…’、‘咿、咿咿咿’,是这样十分色情的叫声和喘息声,旗木卡卡西不自在的站起来敲敲墙壁:“喂、带土子,你在干吗?”

“呼、呼…”那边的宇智波带土子,咚的踢了墙壁一脚,“才不要你管我在干吗!”

“那就别发出这种声音。”

“唔唔唔…呀!”伴随着响亮的拉链来上来的动静,宇智波带土子得意的笑了起来,“啊哈哈哈终于穿好了——卡卡西、你说什么啦,‘那就别’什么?我没听到!等等,我过去你再跟我讲喔。”

“我说那就别——”还没来得及说完,旗木卡卡西就看到对方直接跑了进他家里,“…说了要敲门才能进来。”

“有什么关系,卡卡西家和我家是一样的呀!”宇智波带土子双手叉腰,露出招牌式的笨蛋笑脸,“你刚刚说什么呢?”

被宇智波带土子比以往还要饱满的胸部分散了注意力,旗木卡卡西“呃、呃…”含糊的推脱着:“没什么…倒是你、在搞什么?”

“我?刚刚吗?”宇智波带土子歪歪头,“在试穿新的内衣啦!成人系列效果真的超棒的,你看、现在我这样随便跳都没关系了!”说着,宇智波带土子原地蹦跳了几下,随着她的动作、胸部夸张的上下晃动着,紧紧束缚住胸口的拉链式高领外套,也一副处在快要被撑爆边缘的样子,“可是穿外套的时候,拉链有点拉不上来,我费了好大力气——”

 

嘶啦。

原本就是很勉强才拉上去的拉链,承受不住宇智波带土子蹦跳时胸部的晃动,而猛地崩开了。

 

“哇啊啊啊——”旗木卡卡西大叫着捂住鼻子,慌张的往后退去。

宇智波带土子懊恼的低下头:“啊…我就在担心拉链会不会坏掉,果然坏掉了…”她捏住领口的拉锁,暴力的试图把它拉下来再重新拉上去,几次都失败了。

“喂、喂!”旗木卡卡西闭上眼睛,脱下马甲扔过去,“快遮住,我看到了!”

“看到就看到嘛!”宇智波带土子向卡卡西走去,“又不是没见过,小时候我们还一起洗澡呢!你闭眼睛干吗,帮帮忙啊、拉锁卡在我脖子这里了!”

“什么一起洗澡!”旗木卡卡西额头冒出青筋,大声说着,“那是我七岁刚搬来的时候,你那么平又短头发凶巴巴的我以为你是男生才会发生那种事,只有一次而已,跟现在完全不一样,这个都搞不清楚真是笨死了!”

“…你才笨死了!”宇智波带土子更大声的说,一拳砸到卡卡西脑袋上,“你才笨死了呢!笨卡卡笨卡卡笨卡卡!”

“……!”旗木卡卡西猛地睁开眼睛,像往常一样打算用打架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吵架,但…“呃啊!”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带土子裸露在外的胸部,正因为愤怒的呼吸而一起一伏,这画面简直…还有——崩开的胸口那边、黑色的是…是蕾丝花边吧?真性…不、才不性感,这家伙哪里像女人了!

“乱叫什么啦!”宇智波带土子毫无自觉的继续捶打着卡卡西的脑袋和胸口。

“够了!”卡卡西受不了的一手捏住她的手腕,一手指着刚才他丢出去的马甲,“去把衣服穿好!”

“哼!”宇智波带土子不配合的挣扎着,“就不!”

“你…!”旗木卡卡西生气的把带土子的手腕反拧到背后,因为对方仍然反抗的踢着腿,干脆上前逼近,一直把她推的靠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去把衣服给我穿好。”他低沉的说。

宇智波带土子愣愣的看了看卡卡西,又看了看他没在拧住自己、正半撑在墙上的右手,瘪瘪嘴,眼睛迅速的湿润了,“呜呜呜…”

“……?”

“这、这是壁咚吧?”宇智波带土子抽泣的说,“是壁咚…呜呜呜你壁咚我了…”

“哈?”骤然转换的气氛让旗木卡卡西摸不着头脑,“什么是壁咚?”

“就是…就是男生把女生逼到墙边、手撑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呜呜…”宇智波带土子哭的越来越厉害,“斑斑大大在《我和我的木系男友》里写过的、她第一次被男友告白就是用被壁咚的…所以我…呜…我本来也想、想把壁咚留给、留给我喜欢的人的…结果…没有了…呜呜呜呜你、你抢走了我壁咚的第一次….”

“…什么啊…”

旗木卡卡西松开手,宇智波带土子滑坐到地上开始嚎啕大哭:“我没有壁咚了呜哇…”

“啧。”卡卡西蹲下来,拙劣的安慰说,“没了就没了,有什么关系…”

“你、你不懂!”宇智波带土子泪眼朦胧的看着卡卡西,“第一次壁咚、是要留给喜欢的人的,是很重要的,现在、我没有了…”

旗木卡卡西莫名感到不爽,粗鲁的抹去对方脸上的泪水,说:“难道我不是你喜欢的人吗?你的壁咚、本来要留给谁?”

“…还没有谁…可、可也不是留给你的!”宇智波带土子含泪瞪了卡卡西一眼,推开他跑走了,“我最讨厌卡卡西了!”嘭的甩上门后,紧接着是隔壁大门也被拉开、又用力甩上的声音,宇智波带土子隔着墙壁大叫,“再也不给你做饭吃了!抢走我第一次的笨卡卡!”

 

——欸?

 

旗木卡卡西呆呆站在自家客厅里,忍者失格的体会到面对重大危机无法冷静的感觉。

 

——这可是以后都没饭吃了的大危机啊…

——算了,明天买她说的那家好吃的马卡龙哄她就好了…

——什么留给喜欢的人的壁咚,切,无聊,女生什么的、真搞不懂!



-Tbc-

---------

一不小心又写多了...

每次标出‘上’的时候,计划都是后面用‘下’这样完结掉这篇

但写着写着就不得不用上‘中’

一个悲伤的故事

...太恶趣味无脑OOC的话非常不好意思,请...别打脸...QAQ

^q^感谢收看、喜欢和评论!

评论(6)
热度(77)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