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鸣佐】如果我看见(2)

*鼬佐亲情向

*有图杀流量请注意


-------------------

持续了一周的阴郁梅雨,在哥哥回来那天一如既往的下着。

早早坐在大宅门前等待,尽管有屋檐遮挡,潮气仍然浸透衣服、蔫耷耷湿漉漉的让人感到不舒服。终于看到哥哥的身影出现在路的尽头时,他高兴地跳起来挥手:“哥哥……?”

随即、他迷惑而失望的放下了手。

 

——那个人、是谁?

 

撑着伞走在宇智波鼬身边,温和的笑着的男人有一头黑色的短发。对这个年纪的鼬和佐助来说,他的身材相当高大,穿着暗部的服装而露出的肩膀、是令人羡慕的大人式的又强健又结实。

宁肯自己淋到雨,也要把伞倾向宇智波鼬那一侧,这个小动作在宇智波佐助心里为他加了分。但…两个人交谈时,他竟敢大胆的伸手去揉哥哥的头发,如此妄为不可原谅!还有——哥哥、不要对他笑啊!

宇智波佐助猛地站起来,双手环胸站在大宅门口,气势汹汹、是准备质问的姿势。

然而,碍于某种原因,并不能把宇智波鼬送至门口,相距还很远的时候,强硬的把伞塞到鼬手里,那个人微笑着转身离开了。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佐助隐约地看到、在他左手手腕上,有什么东西隐约的闪烁着。

 

——这是…

 

眯起眼睛,宇智波佐助用力的、专注的再次看过去。

 

——这是…!




在哥哥和那个人之间、流淌着一整个星河。

比起他手腕上蛛丝那样纤细、脆弱的东西要厉害的多,属于哥哥的那一条、足足有三根手指那么宽,红色、紫色和粉色交相呼应的光带,像会流动一样,不断地闪烁着、移动着、延伸着,即使分别,即使只能留下背影,也看到手腕上所系的线,无论何时都强壮的与另一个人相连。

 

漂亮的过头了,以至于佐助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瞪大眼睛静静的看着。

“佐助,我回来了。”宇智波鼬收起伞,笑着敲了敲他的脑袋,“在发什么呆?”

“哥哥的…”他好奇又敬畏的伸出手,明知只是徒劳、仍然试图触碰那条缠绕在对方右手手腕上的美丽光河,“好漂亮啊…”

“……!”一瞬间,鼬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能看到吗、佐助?”

“能啊…”他不好意思的举起手给哥哥看,“这个、我也有,可是比哥哥的差好远…”

的确,就像妄想与皓日争辉的萤火之光一般,在鼬旁边,属于他自己的那条线,上面散发的青色光芒是如此微弱而不起眼,几乎要看不到了。

“是青色的呢…”鼬握住他的手,“看来、佐助现在很开心。”

“咦?”他不解的望着鼬。

“关于这个,我会教给佐助的。”鼬牵着他、快步向家里走去,“但…佐助要先告诉我、你的这个、另外一头是谁?”

哥哥那有点低沉、夹杂着愤怒和无奈的话语,以及牵的过紧的手,让佐助感觉自己闯祸了似的缩了缩脖子:“是…漩涡鸣人啦。”

“…佐助已经去找过他了?”

“第二天…能看到这个的第二天、就去了…根本不知道是他,哼!早知道是这个讨厌的家伙、我才不会去呢!”他不高兴的撇着嘴,“而且,他都看不到…”

鼬微妙的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说:“他看不到,是这样啊…”

“是呀!那个大笨蛋!”他仰起脑袋,寻求赞同的看向哥哥,“明明就在这里的,他还看不到!哥哥都看得到的!”

“…嗯嗯…这个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呢。”鼬的脚步放慢了,鼓励似的对佐助微笑,“那…佐助喜欢他吗,那个漩涡…鸣人?“

“才不喜欢!”他愤愤的跺脚,溅起小小的水花,“怎么可能喜欢他,哼!我最喜欢的、当然是哥哥呀!”

久违的,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哥哥笑着把他抱了起来,愉快的说:“我也最喜欢佐助了——今天就做佐助最喜欢的番茄汤吧。”

“好!”他鼓起勇气、红着脸抓住了哥哥散落在耳边的头发,小声说,“…哥哥最好了…”

看到佐助手腕上转换为粉色与青色交织的细线,鼬难得没有纠正对方依赖性过强的习惯,心满意足的抱着可爱的弟弟踏进家门:“完全没有撒谎呢、佐助…”鼬喃喃的说。



-Tbc-

-------------------

感谢收看、喜欢和评论^q^

评论(2)
热度(43)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