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思春期少年(续)

*忍不住写了续

*思春期少年堍

*严重的人物崩坏

*非常雷非常雷非常雷,谨慎观看谨慎观看谨慎观看(只是自我满足的产物,被雷到请不要打脸Orz)


--------------------------------


最近在背后窃窃私语的那些家伙,越来越烦人了。

 

休息日,阿斯玛跑来找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卡卡西烦躁的抠着榻榻米:“怎么了?”

 

“其实、啊、卡卡西…这个…今天没什么事所以一起去吃拉面?”因为没把想问的话问出口,阿斯玛沮丧的耷拉着头。

 

“…好吧。”

 

等待拉面端上来的时候,终于积攒了足够多的勇气,阿斯玛小声问:“卡卡西,你和带土…那个…是怎么回事?”

 

虽然问的非常小声,卡卡西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一乐拉面店里骤然鬼祟起来的气氛,后背上的视线异常扎人——就无聊到关注这些八卦吗,可笑。

 

“听说…你们早就已经做过了…但是带土把你搞得很痛所以你不给他做第二次导致他欲求不满天天做那种梦你们关系不好总是吵架也是因为这个这都是真的吗?”阿斯玛一口气说完,小心翼翼的把座位往旁边挪了一下。

 

咔嚓、噼里啪啦。

 

卡卡西手底下的那张桌子被按的碎了一地。

 

“…你从哪里听说的。”

 

“…呃…大家都知道啊…”阿斯玛拍拍胸膛,“放心如果不是真的我绝对会帮卡卡西你澄清的!”

 

“当然不是真的!”卡卡西站起来向后厨走去,“算了。我去找一乐大叔赔桌子,拉面…下次再吃吧。”

 

——带土这家伙…!

——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不可!

 

----------------------------------


有点冷、是又把被子踢到床底下去了吗…宇智波带土迷迷糊糊的伸手向地上摸去——咦?

 

手、动不了。

 

还想继续睡下去,宇智波带土半梦半醒的转动手臂,感觉到相当粗糙的东西正在手腕上摩擦——什么啊,他想着,勉强睁开眼睛向上看去:啊、原来是被捆住了,难怪不能动——欸,怎么回事?

 

宇智波带土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因为嘴巴也被堵住了,只能发出‘唔唔’的惊叫。绑住他的人显然很懂得运用技巧,为了避免他结印,两只手被交叉着合拢、再用麻绳绕过手背紧紧勒住。也许是觉得他一下子就放弃反抗就没意思了,手腕处的绳结故意系的有点松、给人一种‘再努力一下就能解开’的错觉,可是无论怎么用力,始终也不能挣脱。

 

挣扎时,床头板也跟着前后摇晃,撞在墙上发出咚咚的闷响。

 

“没用的。”卡卡西从容的说。

 

——卡、卡卡西?

——卡卡西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又是做梦吗?

——不想做这种梦,快点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

 

闭上眼睛默数过十次,再度睁开眼睛,卡卡西还是在这里——就在他床上、跪坐在他双腿之间,似乎饶有兴致的用手指戳弄着他股间紧闭的穴口。

 

“唔、唔唔唔唔!”一大团布料压迫着口腔、几乎快要堵住喉咙那么夸张,说出阻止的话根本不可能,吞咽更是做不到。大概已经保持这个状态有段时间了,溢出的唾液不断顺着唇角滑下,连锁骨处都变得湿哒哒的。

 

为什么…宇智波带土混乱的思考着:我的衣服、什么时候不见的?为什么被绑住了、嘴巴也被塞住了,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不可能,如果是真的的话绝对会醒过来,而且卡卡西也绝对不会在半夜闯进我家里对我做这种事,所以说,这一定是做梦…一定是做梦…是做梦的话、就…

 

不知为何,卡卡西抚摸着他的嘴唇,动作相当粗鲁,指尖上的茧把他磨得发疼。一边抚摸对方的嘴唇,一边倾斜身体、自上而下俯视对方,这姿势像是接吻的前奏,可直到卡卡西把那两根手指探入他体内之后,宇智波带土才隐约明白过来,刚刚卡卡西只不过是想用他的口水浸湿手指作为润滑而已。

 

这种润滑实在太勉强了,在内部转动的手指带来干涩的疼痛感,冰冷的手指摩擦肠肉的感觉,像是直接用一大把砂石揉搓暴露在外的心脏。尽管如此,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对方敏感的地方,卡卡西无情的抠弄着那一点。疼痛中骤然袭来的快感让宇智波带土的身体猛地弹了一下,他蜷缩起脚趾,腿间萎靡的性器也逐渐抬头。仿佛是要测量里面的弹性一般,卡卡西仍插在对方体内的手指缓慢的分开,察觉到他的意图,宇智波带土‘唔唔唔’的叫着,一脚踹向卡卡西胸口。

 

抽出手指、卡卡西轻松的接住这一脚,握住他的脚踝用力向上压去。另一只腿还被卡卡西按着,只有左腿被硬生生的抬到被绑住的双手旁边,柔韧性并不好的宇智波带土,因为大腿根处强烈的撕裂感而哭了出来:“唔、唔…”想要屈起膝盖缓解这感觉,却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允许,卡卡西舔了舔带土可怜的颤抖着的腿弯,说:“别动,我在帮带土练习呢。这么不柔软,体术里好多动作都做不出来可不行啊。”

 

“唔!”

 

捆住手腕后多出来的一小截麻绳、把他的左脚和双手绑在了一起,宇智波带土抽泣着用力向上抬起腰以缓解那可怕的拉伸感。没有余力注意到这样就完全把自己的臀部展示给了卡卡西,他的视线完全被泪水模糊,朦胧的听到卡卡西嗤笑了一声:“谢谢邀请,我不客气了。”

 

坚硬粗大的勃起缓慢的挺入,有那么一会儿,宇智波带土喉咙里泛起恶心的血腥味,哪怕死死咬住齿间的布料、也有凄惨的闷哼声泄露。全部埋进去后立刻律动起来,被托住臀部反复撞击,近乎蹂躏一般的顶弄让身体内部泛起火辣辣的酸痛,前方却违反自身意志兴奋的挺立着。

 

心脏砰砰乱跳,床也吱嘎吱嘎的响着,床头板撞在墙上发出咚咚的声音,乱七八糟的动静里宇智波带土一边呜咽一边射了出来,卡卡西却没有停止的意思。高潮后的敏感期里卡卡西仍然猛烈的挺动,宇智波带土眼前一阵阵发黑,快要痉挛那样抖个不停。

 

到卡卡西拔出来射在他小腹上的时候他几乎失去意识,似乎感觉到手被解开了,堵住嘴巴的布料也被拿了出来,刚刚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后方又被手指打开了。害怕到哆哆嗦嗦的并拢腿,肠壁怯生生的夹紧对方的手指、想要获得温柔的对待。还好并没有再来一次,卡卡西涂了点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进去,宇智波带土一下子觉得又舒服又凉爽,终于任由钝重的身体拖着他坠入梦乡。

 

“…睡吧。”卡卡西轻声说,“明天见。”


--------------------------------

 

第二天,卡卡西一如既往的和他打招呼:“早啊吊车尾。”

 

过于坦然的态度,让宇智波带土连愤怒都做不到。没有任何痕迹证明昨晚卡卡西真的对他做出那种事,何况,之前总是做和卡卡西有关的梦…是我自己的问题,宇智波带土自我厌恶的想,可恶!太可恶了!怎么样都好,只要这种梦能停下来…

 

---------------------------------


跪在床上,宇智波带土承受着来自后方的插入。

 

舌头沿着脊柱一路舔上来,不由自主的一边战栗一边夹紧了卡卡西的勃起,又被对方责罚性的拍打臀部要求‘放松点’。沉重的呼吸吹拂在后颈上,身体为此不得了的发热,润滑的太好了,进出时不断有咕叽咕叽黏腻的水声,让人听了都脸红。被对方的性器填满的后方,忽然感受到手指的触摸,一点也不温柔、粗鲁的用指甲拨弄着穴口的粘膜,卡卡西想再放进去一根手指而强硬的进行扩张,宇智波带土惊恐的叫起来:“别、不行!会坏掉的…”

 

“不会的。”手指的第一个关节很顺利就被吞了进去,卡卡西奖励的拧了拧宇智波带土的乳头。

 

“啊…”胸部的感度被开发的相当良好,仅仅是这样的触碰就让宇智波带土呻吟着软下了腰。

 

没注意的时候,那根手指已经完全伸了进去,卡卡西暂时停下动作,恶意的用指尖搔刮敏感的肠肉:“带土这里好棒啊,根本不会坏掉…”

 

“不行、不要了…”宇智波带土徒劳的恳求着。

 

“…说不定再加一根也没事。”卡卡西说。

 

被这句话吓到全身僵硬,宇智波带土艰难的扭过头,试图从卡卡西的表情中判断出他是不是认真的。那张遍布泪痕、张皇失色的脸取悦了卡卡西,他直起身把性器和手指一同抽出,宇智波带土顿时瘫软的趴伏下来、把脸埋进自己臂弯里,尤有余悸的抽抽噎噎。

 

“切,哭包。”卡卡西小声说,俯身把宇智波带土的脸从臂弯里挖出来。

 

“…干、干什么…”

 

卡卡西举起食指给他看:“看,带土里面湿淋淋的。”

 

刚刚还在身体里面捣乱的食指上、残留着亮晶晶的水渍,宇智波带土羞耻的快晕过去,卡卡西反而慢条斯理的把水渍全部抹在他嘴唇上:“尝尝看,你自己是什么味道的。”

 

“不——唔…”开口拒绝的时候,卡卡西把手指塞进他嘴巴里,一边捏着他的舌头玩弄,一边再次挺入他体内。

 

前后同时被侵入的感觉让人头晕眼花,说不出是舒服还是不舒服,宇智波带土耳边尽是嗡嗡的血流声,到后面也丧失理智的吮吸对方的手指,讨好的摇晃着腰臀。似乎也惊讶于他能做到这种程度,卡卡西的律动逐渐失控,两个人皮肤相贴火热的辗转摩擦,心脏像要炸开一样激烈鼓动。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射了出来,卡卡西到底玩弄了他多久,听到那句熟悉的‘睡吧’,宇智波带土立即睡着了。

 

-----------------------------------


“早啊吊车尾。”

 

想起昨晚的梦,宇智波带土唰一下转头看向别的方向,琳在一边小声叫他:“带土…”

 

“怎么了琳?”

 

“你和卡卡西…那个…是真的吗?”

 

最近都没精神外出,因此错过了木叶最新流言,宇智波带土反问:“什么是真的吗?”

 

“…没关系的。”琳包容的对他微笑,“等到带土想说的时候,可以来找我喔。”

 

“哈?”

 

午饭时,卡卡西从便当盒里拿出寿司。搞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偷看他,宇智波带土呆呆的站在树后——应该是卡卡西自己做的寿司,米饭煮的太软了,捏的手法也不太好,所以吃的时候才会有米粒黏在手指上。

 

早就发现宇智波带土藏在树后,卡卡西抬起头直视着对方,像是模仿他们昨晚‘梦中’的举动一样,又缓慢又色情的用舌头舔掉手指上的饭粒。

 

——呜啊啊啊啊啊啊!

 

宇智波带土脚一滑、一头栽在地上,明明没磕到鼻子还是流了鼻血,他慌张的捂着鼻子向水门老师请假:“水门老师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卡卡西、故意的吗?

——那种动作简直、简直…太不要脸了!

——昨天晚上我就是这样…

——不、不对,是梦,那都是梦而已!


---------------------------------------

 

深夜,宇智波带土准时醒来。

 

——身体好热…

 

已经连续一个月梦到和卡卡西做那种事,比之前做的梦都真实、激烈和下流,身体也变得奇怪起来了。与其说不情愿,不如说逐渐的沉迷其中,每天入睡前,都隐隐期待着这种梦再度发生。只要睁开眼睛看到卡卡西,立刻就兴奋起来,哪怕卡卡西恶劣的说‘你这家伙最讨厌了’、‘笨蛋吊车尾’、‘没用的哭包’,也想不起反驳。

 

——今天…

——…卡卡西、不在吗?

 

宇智波带土四下扫视,到处都没有卡卡西的身影。

 

——停止了吗,这种梦终于…

 

莫名的失落让心脏猛地坠了一下,可习惯于性爱的身体、还在自顾自的发热。想做、想做、好想做啊…宇智波带土坐起来,不情愿的开始自慰。

 

像以往一样握住性器上下撸动,快感却慢吞吞的,来的又迟又少。越是加快速度,越是觉得不足够,后方贪婪的收缩着,渴望被什么东西填满。

 

怎么会这样…宇智波带土产生了强烈的自我厌恶,松开手倒回床上。不行、绝对不能这么做,太糟糕了…虽然这么想,却燥热的不能入睡。堆积在下腹沉甸甸的渴求得不到宣泄而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满脑子差不多只剩下‘好想做’这个念头,宇智波带土颤抖的抬起手——从开始做那些梦,一切就乱套了。憎恨自己竟然堕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可是,他最终仍屈服于欲望,缓缓含住了自己的手指。

 

想象是卡卡西在对自己做这种事,宇智波带土灵活的用舌头舔舐着口中的手指,彻底打湿它们后,他分开腿、向自己股间探去。为那冰凉的感觉而瑟缩,一瞬间犹豫着要不要就此停止,然而稍稍插进去一点,纠缠上来的肠肉就像主动求欢那样邀请他进的更深、并狠狠鞭挞里面发痒的那个地方。

 

——算了、只有这一次…绝对只有这一次!

——什么都无所谓了,快点射出来就好…

 

宇智波带土放弃的闭上了眼睛,一鼓作气的把食指全部伸了进去,肠壁被摩擦的感觉让他满足的叹息了一声,但单单这样根本不足够——假如一点快感都得不到、还可以努力忍耐,一旦尝到甜头,就只会想要更多、再也停不下来了。顾不上什么羞耻心,宇智波带土大大敞开双腿,淫乱的一边用手指干着自己一边撸动着前面的勃起,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在、所以没有费力克制呻吟,回荡在房间内的喘息声,奇妙的更加让他兴奋。

 

“卡卡西…”宇智波带土幻想着对方的表情和动作,“呜、呼啊…卡卡西…”

 

“叫我吗。”

 

“……!”猛然听到卡卡西的声音,宇智波带土吓得整个僵住了,飞快的收回手躺好,拼命告诉自己这是梦是梦是梦而已,他还是一动也不敢动。

 

“真淫荡啊,带土。”卡卡西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就这么想做吗。”

 

——我在做梦、在做梦!只是在做梦而已!

 

不知不觉把这句话说出了声,卡卡西凑到他耳边,回应的说:“带土希望是做梦的话,那就是做梦好了。”

 

因为这句话而像获得了某种保障一般,宇智波带土无视更加强烈的失落感,安心的睁开了眼睛。卡卡西就躺在他旁边,惬意的把手枕在脑后,眯起眼睛微笑的看着他。还是相当高傲的表情,不知为何又像是有点温柔,受不了一直被带土这么看着,卡卡西说:“想要的话,就坐上来,自己动。”

 

示意性的挺了挺胯,卡卡西看着宇智波带土——光从表情上就能猜测出这笨蛋在想什么,都想要的不行了、还不肯主动,是自尊心吗,还是太习惯由我来、他只要享受就好?糟了、要哭了…也没想太厉害的欺负他,怎么这么会哭啊。一开始吵架明明是他莫名其妙的跟我呛,反击是正常的吧?是他自己全身都是破绽,吵不过我根本不是我的错。而且之所以和他做这种事、也是他先乱讲话,搞得大家都以为我被他…这口气能忍下去才不是男人。手段是太过激了,早就无数次的反省过这样不能控制感情的我不是合格的忍者,每天每天都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结果根本睡不着,想着只看一眼就好这么样跑过来,真是…

 

“算了。”卡卡西胡乱擦擦带土的眼睛,“不想做就算了,本来今天也没想…我回去了。”

 

猛地翻身压上去,宇智波带土摁住半坐起来的卡卡西。想说‘不行’、却没有说出口,既复杂又矛盾、本人既不想承认也不想正视的感情一股脑堵塞在胸口——明明最讨厌卡卡西了,一心只想要变得比他更厉害,可是…

 

——一点也不想安慰带土,干脆就让他继续哭好了,我完全不会愚蠢的为此动摇,因为哪怕是太过重视同伴间的感情,也会落得不好的下场,就像父亲那样,更严重一点的、喜欢什么的、爱什么的,这种不确定的东西我根本不需要,只要能优先完成任务,全部都是可以抛弃的…

 

虽然这么想着,卡卡西却拉下面罩,叹息的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仅仅是简单的亲吻,躁动的身体就得到安抚,不由自主的追逐着卡卡西、想从他那里获得更多,这种姿态又软弱又卑微,实在是太蠢了...宇智波带土厌恶的攥紧了拳头,从卡卡西身上翻下来重新躺好——这样根本不是我,我是不会和卡卡西做这种事的,只要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感觉、统统给我滚开啊!

 

“…我走了。”卡卡西说。

 

——别走啊、留下来!

 

内心不受控制的发出这样的声音,似乎也能听到卡卡西回应的说‘根本不想走’,然而,被各种各样的理由阻拦而谁也没有说出口。

 

手指搭在卡卡西袖套上所感受到的金属冰冷的触感,消失了。

 

所以说、全部全部都只是做梦而已。

 

----------------------------------


“早啊吊车尾。”卡卡西一如既往的说。

 

“…早啊笨蛋卡卡西。”

 

“已经和好了吗。”水门老师欣慰的点点头,“相处的不错啊。”

 

两个人无言的对视了一眼,宇智波带土一如既往的走到离卡卡西最远的地方开始练习结印。

 

——因为、只是梦而已…

——在意的人就输了!



-End-

---------------------------

作者节操已欠费

感谢收看、喜欢和评论^q^

评论(11)
热度(270)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