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好想急死你(1)

*四战存活背景

*土哥角度第一人称

*思考人生(?)的土哥

*爱在心口难开的卡33

*前方有一波OOC和雷袭来


-----------------

我并不是擅长处理复杂事物的人,性格上尤为突出的一点是逃避现实,经人指点后我开始思考这个缺点。

 

所谓成熟的大人,就是能够怀抱痛苦继续生活下去,这对我来说是无法想象的。明明有可以抹去痛苦、重新来过、让大家永远快乐的方法,不必见到更多的黑暗或者绝望,不想要发生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无论什么样的愿望都能被实现,即使是虚假的幸福、也的的确确是幸福,为什么这种方法不被支持,也是我所思考的部分。

 

在现实中已经有除我之外的人背负起他们的希望,名为漩涡鸣人的年轻人向他们承诺在未来那些一定会成真,因此汇集了大家力量的他,更有实现梦想的可能性,挚友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关于我所作所为的道理,从没抱有过让挚友理解的想法,只要在最后成功给他看,他自然能够明白,因为这样而并不觉得与他敌对为难。

 

然而,比起直接指责我是错误的,挚友信任漩涡鸣人而不是我的事实反而更加令我痛苦不堪。

 

一边说着也许我的方法并没有问题,一边却告诉我他更相信漩涡鸣人的道路,仅仅是想到这一点就既伤感又烦闷,回想的太久,会感到快要无法呼吸。

 

如今就任了六代目火影的挚友,仍然教导着漩涡鸣人,仍然相信漩涡鸣人的道路,两个人与辅佐官一同巡视木叶的画面是我力图避开的。

 

因为有漩涡鸣人的对比,越发认识到自己的难堪。同样在年幼时说出日后会成为火影的话语,我却什么也没有做到。尽管并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事实上我已经负有沉重的罪恶,奇迹般的在四战之后存活,尽我所能的弥补由我造成的伤害,大概是我目前唯一所能做的事情。

 

我和大和是木叶唯二能够使用木遁的人,被他重建民众倒塌毁坏的房子而启发,我加入了他的行列。由于我的加入,他能够回归暗部完成其他重要的任务,作为感谢,他偶尔约请我一同喝酒。从他那边,得知了一些卡卡西的过去。曾经也与卡卡西战斗、最后却被卡卡西所救的他,直到如今还是卡卡西的拥簇者之一,他口中的卡卡西前辈以及六代目火影大人,是我所不了解的,由此对卡卡西产生了陌生感。

 

这些年中大家都发生了改变,不禁怀疑留恋于过去回忆的是否只有我一人。在卡卡西就任火影的仪式上,初次直白的意识到,在他身旁早已没有我的位置,挚友这一称呼,前面或许要冠以‘过去’这一名词。

 

就职仪式结束后,卡卡西前来邀请我参加之后的聚会,但是,他的身边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不过是一个多年前的阴影,跟在他身边的其他人、才是真正和他相处多年的同伴。为了避免尴尬的场面,借口还有事情而推辞了他。

 

尽管如此,出于某种心态,我还是遁入其他人的影子中,观看了那场聚会。一边抓头发一边苦恼的笑着应下祝酒,穿上御神袍后,还是懒洋洋、看上去很不可靠的样子,现在的卡卡西完全和少年时期的他相反,是我不能想象的。卡卡西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这样的人,我并不清楚。也许是我‘死’前对他说的话对他产生了影响,也许是他经历了更多的事情而改变,无论如何,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个英雄,可是除此之外,我又真正的了解他吗?

 

越是接触现在的卡卡西,越是发现我已经不懂得和他相处的方法了。

 

帮忙重建房屋时,有几次遇见他巡视木叶,每一家害怕跟我讲话、始终躲在母亲身后的小女儿,都会跑到他面前,大声说‘我长大以后要嫁给卡卡西大人’。禁不住嗤笑这种天真,又为他被小孩子缠住而庆幸。如果走上来和我说话,和他打过招呼后找不到可以说的内容,我畏惧着这种局面。

 

有时暗自决定下次见到卡卡西的时候,要好好的和他相处,可是,下一次在街道上相遇,我又只能干巴巴的说着‘你好啊卡卡西’和‘还有工作,先走一步’而匆匆离开。

 

少年时期,正因为心无芥蒂,才会有许多无意义的争吵与和好。并不讨厌对方、并不对未来的美好抱有怀疑,不过是莫名其妙的看不惯,就互相针对,某种程度来说是再也难以见到的天真,那时候还真是孩子气。如今,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横隔在我和他之间,假如能够回到仅为迟到、考试和卡卡西这种小事苦恼的时候,该有多好——好像唯一没有成长的就是我而已,直到如今还一味的逃避现实,懦弱到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地步。

 

木叶这边我的户籍早已被注销了,卡卡西曾经提出帮我重新办理、这段时间暂时和他一起生活的解决办法,对‘过去的同伴’、‘不久之前的敌人’做到这种地步,我心中十分感动。但,不仅要处理火影繁重的工作,还要教导下一代火影漩涡鸣人,如果和我共同生活,也许会因为习惯不同而产生矛盾,这样给他添麻烦实在不好,因而再一次推辞掉了。

 

在远离村落的地方用木遁建造出简陋的小屋独自居住,完成工作回家后,因为无事可做,我养成了坐在屋顶眺望火影办公处的习惯。那里的灯火往往直到深夜才熄灭,如此忙碌卡卡西的身体是否吃得消,我常常为此担忧。

 

不过,我并没有劝阻他的立场。这是他珍爱的村子,若不和他一样珍爱他爱着的那些东西,我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所以就算担忧,也只能寄期望于他身边的人能够好好发挥作用。

 

假如卡卡西所在的地方彻夜通明,我总因为过度忧心产生借酒消愁的想法。然而,修复房屋是我想要完全免费去做的,大部分时间会收到自家制作的糕点作为报酬,导致我相当的囊中羞涩。不能负担购买酒类的费用,我的办法是在小屋外面开辟出一块田地,并且逐渐学会了酿酒的手艺。

 

初次实验的成品并不尽如人意,过于苦涩的味道让夜晚显得格外漫长,慢慢熟练之后,已经可以酿出香味饱满的啤酒。几乎没有人来看望我,因此无法和别人分享,只是自娱自乐的一门手艺,习惯微醺的快乐后,休息日的外出,也会带上几瓶以排解孤独的长夜。

 

每周六和周日是我自定的休息日,除了帮助居民建造房屋之外,那些在四战中变得一片狼藉的地方,想用木遁恢复曾经存在在那里的森林,于是在自定的休息日里行动。每到查克拉耗尽的时候,就有点想念十尾人柱力的方便之处,如果我还有那种实力,大约一天之内就能完成这个大工程。

 

在制造森林的过程中,我意外的救下了一只狼的幼崽。当时它受到熊的攻击,对生物界弱肉强食的法则,我打算袖手旁观,它的左眼被熊的爪子划破却勾起了我的恻隐之心。

 

应该是出于感激,它很亲近我,原本两只手合拢就能抱住的一个银白色团子,哪怕如今已经长大到我膝盖那么高,还是保留着对我拼命摇尾巴的习惯。当我离开时,它总是恋恋不舍的跟着我,必须要再三轰赶、保证下两个休息日还来见它,才能阻止它一直跟我回到木叶。

 

由于它和卡卡西相似的特殊毛色和疤痕,在木叶驯养它是不可能的。曾经有一次,它依靠灵敏的嗅觉找到了我所居住的地方,蹲坐在门前等我,我真是大受惊吓,不得不连夜把它送回去。

 

在那之后,它似乎理解了我不愿意它出现在木叶的意图,不再被我看到它前来的身影,默默无闻的和我分享它的猎物。堆放在门口的有时候是鹿、有时候是兔子,最开始被撕咬的乱七八糟,现在只在脖颈处留有它的咬痕,这也成为了我的食物来源之一。

 

除了它送来的猎物,休息日归来,门口也会出现另一份来自卡卡西的礼物。和放在慰灵碑前的东西一模一样,我为他类似于上坟的行为而感到气愤,冲去火影办公处和他吵了一架。

 

后来想起来十分后悔,四战过后,和他说话最多的一次竟然是如此无聊的争吵。质问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毫无必要的事,他一个劲儿的不肯回答,之后我也并没说出太过分的话,却好像已经非常严重的伤害到了他、让他露出那种苦涩的笑容。冷静下来,我终于注意到一旁辅佐官伊鲁卡和来汇报任务的上忍都谴责的看着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原形毕露,尴尬地想要自杀了,立刻就逃窜进神威空间的举动,大概剥夺了我最后的一丝尊严。

 

之所以谴责的看着我,是因为为了使我重新融入木叶,卡卡西做出了许多努力,这一点我稍后才察觉到。

 

因为小孩子的奇思妙想,我总是受到他们父母的拜托,上个礼拜还吵闹着用茑萝装饰房间,这个礼拜就想要紫藤像瀑布那样垂挂在窗边,我不得不依照要求一次次返工。然而,以往惧怕我的小女孩,竟然开始说着‘火影大人说带土先生的伤疤是男人的勋章’而接近我,也大胆的告诉我‘花再那边一点’、‘不如我想象的好看’。

 

最初只能联想到卡卡西真的十分受欢迎,喜欢他的人,从小时候起就大有人在,因为这个我闷闷不乐了好几天。

 

至于卡卡西为什么特别对小孩子说这种话,是什么时候注意到他们不喜欢我,在那些眺望着火影办公处的夜晚里,我渐渐的反应过来。

 

我并不擅长处理复杂的事物,有些地方相当的笨拙,也被人嘲笑过这一点,所以如果这些事卡卡西能直接的告诉我,我才能真正确信。

 

仅仅是我单方面猜测得出的结论,不禁让我怀疑我是否又在不对的地方思考了太多,毕竟在那次争吵之后,卡卡西变得沉默了许多。以往或多或少说一些别的事情,‘一个人巡视有点无聊’、‘我办公的地方风景很好’,或者是‘最近在学习做红豆丸子’,虽然不明白他这么说的意思,可是,也不是说不想要听。

 

卡卡西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互相问候就擦肩而过,我的酒量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好。

 

无论如何,我已经体会到卡卡西的好意。也许其中一些好意是我自己思考的太多,不过,哪怕是为了允许我自由的出入木叶、不受束缚的做我想做的事情,也要好好向他表达我对此的感受,下一次卡卡西再来邀请我一起做什么事,我下定决心要答应他。

 

到下一次他邀请我参加聚会,已经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Tbc-

------------

*大概会写的蛮长的(?)

*作者起名的能力糟到极点

*卡卡西说的话vs卡卡西想说的话:

一个人巡视有点无聊——和我一起巡视吧,两个人就有趣多了

我办公的地方风景很好——来陪我办公如何,有很多风景你可以慢慢看

最近在学习做红豆丸子——我会做红豆丸子你快来吃


评论(13)
热度(142)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