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好想急死你(2)

*土哥视角第一人称

*仍然是爱在心口难开的卡33

*一大波OOC和雷正在袭来



---------------------------


对于孤儿身份的我来说,一切热闹的场合都有莫大的吸引力,即是说,我喜欢参加聚会。

 

当晓还在的时候,很多人不了解:事实上我们并没有非常多的任务可做。正是如此,我们经常齐聚一堂、进行一些无聊的活动。通常的,我在其中扮演滑稽的角色娱乐大家,迪达拉则作为我的助手。虽然他本人意不在此,那过于认真的反应却刚好的衬托出我的搞笑,这是我相当自傲的一点。

 

与其说具有双重性格,不如说我用独特的方式生存。

 

当时对于未来仍然懵懵懂懂的我,还不能正确的认知事物,不断被斑的话语所动摇。然而,即使见到残酷的现实,留恋木叶、留恋同伴的部分仍然顽固的停驻在心中,这样是不能好好生活在斑所形容的这个世界中的,我不得不不停地否认它们的存在、不停地否认过去全部的自己。如果正视、如果仔细思考,那么可悲的是,我将会失去当时一切的意义。

 

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玩笑一般的存活下来,如此也被旁人玩笑一样的对待,我为此十分满足:我自己、以及其他所有事都只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绝不会因为太过严肃或太过沉重的什么而受到任何伤害。聚会上放肆的尽情玩乐,做一个逗趣可笑的人,这样就足够了。

 

与我相反的,年幼时的卡卡西并不会对大场面产生任何兴趣。有时可以用冷漠形容的他,常常不满于我的吵闹,似乎只热衷于学习、训练、任务,结束后,回到家中独自吃饭和入睡。我认为他的性格理当如此,无论多少年过去,当年的特质也一如既往,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卡卡西反而拥有了众多朋友、同伴和拥簇者。作为人群的中心,和大家谈笑的他,看上去既温柔又具有威严,实在不愧是六代目火影。而吵吵闹闹、最喜欢人群的我,最后反而孤身一人。

 

所谓的世事难料,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人生是具有讽刺意味的,小时候我一定做梦也想不到,长大后我会成为现在这样的男人。

 

那时我最讨厌的,正是如今的我,看到讨厌的大人,在心中默默的说,我可绝对不要变成那样,结果,却和我期待的完全相反——由于这种想法太令人感到痛苦,我并不是很乐意提起。

 

卡卡西邀请我参加的,是由他发起、在火影办公处的天台山举行的私人性质的自助餐聚会。他向我解释说,参与的人往往会带上自家制作的零食、菜品或者酒水和其他人分享,如果不擅长这些,送上代表心意的小礼物也很受欢迎。

 

我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东西,初次试验的清酒虽然已经做好了,却找不到好看的白瓷瓶盛装,带啤酒过去,又未免显得不庄重,最后只得绘制了贺卡,勉强充当礼物。

 

刚开场时,担心到来的人不够多,我或许不能避免和卡卡西寒暄的场面,特意选择了比较迟的时间过去。放置在入口处的礼品桌上已经堆放了许多礼物盒,与之相比,我带去的手制贺卡实在太寒酸了。想不出合适的言辞,久久沉思后,潦草的写上‘祝愿身体健康、平安顺利。宇智波带土上’,以及囊中羞涩、向杂物店老板提供修剪花园的服务交换得来的简陋卡片,让我一时间陷入了送不出手的窘境。

 

不过,也不能一直站在这里。

 

我匆匆地把贺卡塞进礼物堆的最下面,期望整理的人因为它的粗制滥造而随手将它丢掉。

 

早在入场时,就看到卡卡西被人群包围,仅能从发色上辨别他的位置,这样一来,他看到我的可能性十分小,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在众人的注目下和他尴尬的对话,我绝不希望出现这种事,更加不希望引起任何人的注目,于是走到长桌边,我装作挑选食物的样子拿起盘子。

 

无法融入人群,也是以前我所不能想象的。

 

如果孤独可以划分出等级,最低一级大约是孤身一人在荒凉的道路上行走;中间一级则是一个人处在喧闹的人群中、找不到熟识的人交谈,被隔绝在盛大的气氛之外;最高一级,恐怕就是我现在的状态:在隔绝着我的人群中,明明有能够称为挚友的人存在,却不可能和他讲话,仅能远远地看着受人欢迎的他。

 

可我认真的认为这是最好的局面,至少,在这一刻还有卡卡西是快乐的,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已经得偿所愿。

 

我尝试了几种口味的寿司,这时候,大和加入了我挑选食物的队伍,并礼貌性的向我搭话。交谈中,得知他此时才前来的原因是刚刚从砂之国完成任务归来,听说明日我被拜托给一家人的小儿子建造树屋后,他主动提出给我帮忙。的确,能有一些帮助会更加方便,建造房间不仅仅是木遁那么简单,计算承重、固定玻璃、门框和其他家具,包括上漆也是我的职责之一,但是,不善于判断对方的话是由衷还是随口一说,我暂时犹豫着没有答应,转而谈论砂之国的景色和食物。

 

若说我并未注意到卡卡西向这边走来,这种谎言就太拙劣了。自己也无法理解的矛盾心态,既希望他走来的目的是和我说话,又希望他只不过是想吃点东西而已,我直冒冷汗,心不在焉的应和着大和。

 

“带土来了啊。”

 

他终于开口时,我的紧张反而消失殆尽了。一如脑中排演过的那样,我先是夸奖聚会的气氛,‘很热闹呢’,他就似乎是不好意思的摸着头笑了,之后是称赞食物,‘这个鲱鱼子饭团,大和和我都觉得还不错,你也尝一下吗’。

 

他急匆匆地吃掉我夹过去的饭团,我想劝他不必这么慌忙,还没有开口,已经出现了他噎到自己、又拼命作出若无其事的后续。我在心里替他感觉到辛苦,甚至不觉得这画面好笑,说着‘啊,有点口渴,那边有饮料、我去端两杯来’而自然的走开了。

 

聚会上最多的当然是酒水,因为对身体健康的考虑,我代他选择了果汁。对于递给他果汁、我自己却惬意的喝着烈酒的行为,他看上去相当困惑,我解释说男人到了这个年纪就是会喜欢喝酒,我酒量可是很好的。他并不信服,却没有制止我。坦诚来说,有了烈酒的帮助,我更能和他自如的相处,一只手拿盘子、一只手端酒,刚刚空出一只手不知该放哪里的窘迫感也终于得到了消解。

 

然后,我和他谈论着天气。

 

最近木叶一直非常晴朗,对于好天气没什么可说的,一时间我埋怨着老天。如果是阴雨季节,单单是‘讨厌下雨天’就能发散出至少十分钟的对话,可晴天又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呢?尽管如此,他还是一本正经的附和着我空洞的话,‘天气好的时候,大家心情都很好,很有干劲’,我也说着‘是啊,看到是晴天心情就不由自主的变好了’,差不多到这种程度,我意识到再说下去就要绞尽脑汁了,连忙随便的夹起旁边的食物,装作品尝的极其陶醉。

 

因为是随手夹的食物,吃到嘴里才发现是并不喜欢的盐烤秋刀鱼,表面胡椒粉的味道把喉咙搞得痒痒的。但是,气氛已经快要变得尴尬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咳咳’的清嗓子,拼命大口大口继续吃,试图把不和谐的声音堵回去。

 

有一会儿,他抬起手,看起来是想拍拍我的背,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没有这么做,手伸到一半后,又转回去扯了扯面罩。

 

我不是有意想注意他的手腕,可手套和袖口之间那一小截洁白的皮肤,想要不在意实在太难了。一直盯着他看是失礼的举动,幸好,他及时的发问了。

 

“我记得…你是甜党,不喜欢秋刀鱼?”

 

“啊…”我努力寻找借口,“因为你很喜欢吃,偶尔也想尝试一下,味道是不是真的那么好…?”不确信这个理由有没有说服力,我用了疑问的语气。

 

好像是被我的话惊吓到了,他慌乱的移开视线,勉强试图继续这段对话:“…那…好吃吗?”

 

我言不由衷的称赞‘很鲜美’、‘味道正合适’、‘不知道是谁准备的、要好好感谢他的手艺’,他说:“是伊鲁卡。”

 

没期待他会回答,我的话只不过是客套而已,因此没能及时的反应过来。他重复了一遍‘是伊鲁卡’,又说‘大部分食物都是伊鲁卡准备的,毕竟不清楚有多少人会带来菜品,万一不够吃就糟糕了’,我下意识‘嗯嗯’的随之点头,却忽然觉得秋刀鱼吃起来又酸又苦,嘴巴里全是鱼的腥味,挥之不去。

 

“也尝一下这个吧?”他把一串甜丸子放进我的盘子里,似乎很期待的看着我,但我已经什么都吃不下了。

 

“差不多该回去了。”我突兀的说,“我…明天还有工作,先走一步。”

 

“啊…等…”

 

转身后,听到他挽留我的话语,仅仅说出‘等’就戛然而止。

 

其实稍微为此停顿了脚步,如果非要我留下来不可,当然也不好拒绝;如果硬是抓住我的手臂,说‘后面还有好玩的活动呢’,我也会勉为其难的参加一下。然而,‘等’之后,就结束了。

 

秋刀鱼讨厌的味道,一直到第二天还停留在舌头上,哪怕只是喝水,也品尝到那酸苦的滋味。


-Tbc-

-----------

感谢观看、喜欢和评论!!!

评论(15)
热度(109)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