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好想急死你(4)

*土哥视角第一人称

*论贤二与贤十的差距

*一大波OOC和雷正在袭来



----------------------------

和卡卡西独处一室这件事,以我自己的体验来说,就好比身处夏日最热的那一天:不知不觉的汗流浃背,燥热而烦闷,一心祈祷它快点结束,可在之后的寒冬里,情不自禁一次又一次的想起那种温暖的感觉,因而期待着下一个夏日的到来。

 

倒也没做什么特殊的事,我邀请他进来坐下并送上白水,而他提议我把礼物拆掉。拆开后发现是一盒甜丸子,我高兴的吃掉了,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气氛比我以为的轻松多了,逐渐重拾起旧日的情谊,我想一般老朋友应该就是这样相处的吧!

 

我开玩笑的问他,火影岩上为什么还没有他的雕像,是因为他坚持不肯放弃面罩,打算让以后的人都认为他是史上神秘的面罩火影吗?他很捧场的笑了,说这样又有什么不好呢?有神秘感的男人才更受欢迎啊。我不禁觉得他不知民间疾苦,难道这样还不够受欢迎吗?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死心塌地的拥护者吧。这么说了之后,他就一个劲儿的笑着推脱‘哪有这回事’。

 

谈话中途,卡卡西提醒我,我的衣服——都是湿漉漉的头发的错,不仅领口,连胸前都湿了一大片。我急匆匆地走进浴室好把头发擦干:不然实在很不像样。怎么也不能被他看到如此邋邋遢遢的一面,这是我的想法。原因什么的还没考虑过,希望自己出现他面前时刻都仪表堂堂,这种事并不需要理由吧?偶尔想着‘也许这样他就不再移开视线看其他人,因为还有什么是他们有而我没有的呢’,不过这也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想一想过后很快就忘记了。

 

单单用白水招待他,他体贴的没表示不满,我心里却过意不去。说来喝酒到底是不好的,尤其他忙于工作,更应该注意健康。然而,仅限今天,或许与他小酌两杯也并无不可。

 

趁擦干头发的时机,我去屋后酿酒的地窖里取了一瓮清酒。

 

‘少喝一点啊’,我如此嘱咐他。

 

还是没为待客准备的缘故,家里专门用来喝清酒的杯子只有一个。当然要把白瓷杯让给卡卡西,我则用起了啤酒杯,因而比起我大口猛喝的豪爽,他小口啜饮的样子要好看多了,轻巧又优雅的动作十分赏心悦目,简直像欣赏插花那样,我入迷的看着他。

 

如此似乎让他不自在了,‘带土在看什么呢’,他挠着头小声发问。

 

我一时慌张起来,后来想想,倒不明白我有什么可慌张的。不过是多看了他一会儿,真正说起来还不是他的错吗?用这副样子喝酒,就不要怕别人看了,怎么被他指出来的时候,反而是我手忙脚乱,连酒杯都打翻了?

 

酒杯咕噜噜地滚到了他那边,他好心的捡起来递还给我,伸手去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指尖。

 

‘哎呀’,碰到的一瞬间被电了一下,我飞快的收回胳膊。他为什么要对我用雷遁?没有感知到查克拉的变化,如此精妙的操控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可这也不是他随意电击我的理由。我谴责的瞪着他,他则是一脸无辜的表情,好像他什么都没干似的。‘干吗做这种事啊’,即使这么指责他,他也不肯说实话,一味给自己辩解‘你说什么呢,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绝对什么都没干啊’。

 

好好的气氛就这么被破坏了,明明刚刚就是电了我一下,绝不是我在胡说,手指正因麻痹感而颤抖,这就是证据!可是,就算把证据摆到他面前,他还是嘴硬的不承认,我为此气愤的下了逐客令。

 

‘好吧好吧,这就走了’,他苦笑着站了起来。

 

这么一来搞得反而是我错了一样,看他慢吞吞的离开后,整个晚上我都沉浸在不高兴的情绪里。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了哪一种雷遁,麻痹感退去后,指尖又火辣辣的,好像触摸过燃烧的木柴,第二天早晨,不得已把手泡在冷水中降温,才稍微缓解了那种感觉。

 

因为这个缘故,中午在街上遇到他,我只是‘哼’了一声就昂着头走开了。

 

傍晚时分,他再度拎着盒子敲响我家的门:“不管带土为什么生气,总而言之都是我的错对吧,那么我来赔罪了。这是礼物,请收下吧。”

 

我嘟囔着‘本来就是你的错’,看在甜丸子的份上,勉强请他进来坐一会儿。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茶叶,这一次给他倒了茶水,我提醒他:“别再弄那种无聊的恶作剧了。”

 

‘是是是’,卡卡西如此敷衍的回答让我又生气起来:“为什么就是不承认呢?”

 

‘到底要我承认什么啊’,他歪着头看我,苦恼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我有点走神,听到他紧接着又说:“啊、反正不管是什么我都承认,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

 

语气还算是诚恳,我决定大度的原谅他,‘早点承认用了雷遁不就好了吗’,我一边说一边吃甜丸子。

 

“哎哎哎…”他一下子坐直了,“我什么时候用了雷遁啊?”

 

“就是昨天递给我杯子的时候!那时候都给你看我手指在发抖了,如果不是你用了雷遁怎么会这样?还不停地说‘绝对什么都没对我做’,刚刚承认了、现在又变卦,只有小人才这么反复无常!”

 

“但是我没…”大概是因为我的瞪视十分有威慑力,他说到一半就开始改口,“好吧,我不应该对你用雷遁。”

 

“就是说啊!”说起这个,我又觉得指尖发烫,不自觉在桌子上磨蹭着,“都怪你,现在还感觉怪怪的。”

 

他追问我究竟什么怪怪的,如实告诉他我手指尖热热的之后,他想了一会儿,似乎是不敢置信的高高扬起眉毛。‘什么啊,这副表情’,我抱怨着,他沉默的低下头,好像是有话要讲,又偏偏不开口,我催促他‘有什么事就快点说’,他却摇摇头,喃喃的说:“…这样不好。”

 

是遇到为难的事了吗?我不禁这么想。正因为火影是大家的憧憬和依靠,所以做起来才更加艰难,虽然他身边环绕着许多人肯为他分担,我可能一点忙也帮不上,但如果他愿意跟我说一下除了天气、食物和‘好巧啊带土’之外的事情,我也不是不耐烦听。抱着如此的想法,我放下甜丸子,一本正经的坐好:“说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听一下。”

 

他犹豫的看着我,磨磨蹭蹭的样子真让人火冒三丈,经过我再三逼问,终于,‘其实我不是故意的,关于对你用雷遁这件事’,他这样开口了。

 

四战时,原本仅凭他自己,是不能支撑须能左乎那庞大的查克拉消耗量的,却在我的帮助下用了出来,然而,我交给他的查克拉,并没有全部被须能左乎里消耗光。剩下的这一部分,既不是我的查克拉、也不是他自己的查克拉,因此既不能储存也不能使用,结果,他偶尔的会失控,连自己也不知觉的情况下用出某种忍术,就像是昨天对我用的雷遁。

 

从没听过这种情况,不过他说的很有道理,我焦急的问‘那要怎么办’,他倒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说什么‘纲手大人也说没办法,等它自己消散就好了’。

 

这怎么行呢!光是想象他不自觉的对他自己用出什么能造成伤害的忍术,我就紧张的喘不过气。若他独自在家发生这种事,直到第二天没出现在火影办公处才被人注意到出了意外,岂不是太糟糕了吗?毫无办法的倒在家中等待有什么人发现,这个画面让我鼻子一阵发酸:“想点办法啊!你——你早点用光那些查克拉,不就好了吗!”

 

“欸、你别哭啊…”

 

“才没哭!别说这种废话,快点想办法啊!”我胡乱抹了抹眼睛,他慌张的探过身,手指才碰到我的脸颊,就又意外的电到我,“啊、你看又这样了!”我护着脸躲开他,脸颊有点麻痹、之后又变得火烫,“不行啊!怎么办、怎么办,去医疗忍者那里看一下…”

 

“喂喂我骗你的!”他拼命的解释,“根本没什么查克拉没消耗完这种事…”

 

“不要再说了!卡卡西现在才是在骗我吧!明明碰到我的时候,就是会不知觉的用出雷遁,这样还以为能瞒过我真是太差劲了!”我对他吼着,猛地拉住他的手。他呆住了,而我的手心果然一阵发麻,奇怪的麻痹感从掌心一路蔓延到手臂,逐渐整个左臂都丧失力气一般软绵绵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看!别再说谎了,我知道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他单手撑着桌子,好像力气不足那样左右摇晃着:“带土…”

 

我坚持着没有松开手,问他‘这样有没有好一点,用出雷遁之后能感觉到那些查克拉变少吗’,紧张的等待他回答,额头都出汗了,过一会儿,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啊…”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虽然想一鼓作气把全部捣乱的查克拉都消耗掉,但是,已经坚持不住了。不止手臂,左半边身体也又麻又软,连心脏都被电到了,扑通扑通地越跳越快,我不得不松开他,摁住胸口不停地喘气。

 

“…很…很累吗?”他站起来走到我旁边,声音不知怎么的有点颤抖。

 

“哼,这种小事怎么可能会累…”以我的实力,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因此我瞪了他几秒钟,“你再去医疗忍者那边看看,实在没办法的话,这个就交给我好了!”

 

“…那就拜托你了。”

 


-Tbc-

------------------

感谢观看、喜欢和评论^q^

评论(16)
热度(89)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