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好想急死你(5)

*卡33视角第一人称

*论秀恩爱的错误(?)方式 

*非常的OOC和雷,敬请谨慎观看


---------------------------------------

我的挚友是个笨蛋,如今这个事实无需多说,尽管如此,仍然不由的感叹:啊、这家伙居然真能笨到这种程度啊。

 

在那天之后,每每在巡视时和带土遇到,他总摆出一张不耐烦的脸,大声叫我‘过来啊’。一旦走过去,就被鬼鬼祟祟拉到小巷子里,好像要干什么不可见人的事,其实也不过是牵手而已。连主动都做不到,别开脸说‘没看到我手还空着吗’这样示意我握住他的手,只能坚持几十秒钟,之后他就满脸通红,快要喘不过气那样飞快的瞬身逃跑。

 

这场景相当好笑,可回想起来,又因自己的卑劣而痛苦。

 

如此漏洞百出的谎言,除了他再也不会有什么人相信,即便是相信,也不会如此一本正经的给我‘治疗’。仅仅是这份笨蛋式的信任就让我觉得沉重不堪,而且,完全不懂得自己那种触电一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我正是利用了他这方面的天真来满足自己,这种行为是多么可耻啊...

 

很明白的是绝不可能和带土有任何发展,凭他的脑袋,根本不足以思考‘与他人恋爱’这回事。年少时,我看到他朦胧的对琳怀抱着好感,他以为那就是喜欢了,可‘喜欢’怎么会是那么简单明了的东西?莫名其妙的在意已经既复杂又令人迷惑,倒是在失去他的时候终于明白过来——可是,再也没有办法了。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放弃吧’、‘已经失去了’,就在这时他又出现在眼前。好像还有最后一丝可能性,这种可悲的念头充斥在脑中,于是追逐到疲惫不堪的地步。

 

如果能够放弃就容易多了不是吗,我原本也不是一个积极的人。从没想过改变世界什么的,能够活下来,能够继续在木叶生活,能够被大家所信赖,对此我已非常满足,何必还要追求更多呢?何况,早在最开始就知道不能得到回应,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

 

正是想的太明白才更加体会到痛苦,偶尔觉得做个带土那样的笨蛋也不错,属于他的非黑即白的世界一定十分清晰易懂。可是,没有人不曾背负痛苦,大家都不得不在灰色的缝隙里挣扎存活,非黑即白的世界是不现实的,很小的时候就充分的理解了这一点。

 

珍惜同伴是错误的吗?在我心目中,父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可那一次任务失败后,许多的流言蜚语让他长久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若不是还要照料我的生活,恐怕再也不会出门了。因为担心而尾随父亲去了市集,听到小贩说他是‘不配做忍者的家伙’,还得连连赔笑、低三下四的请求,才能以高出市价好几倍的价格买到日用品,我为此感到不解和愤怒:为何我认为是英雄的父亲会被这样对待?是否必须要一丝不苟的遵循忍界规则才有存在的价值?

 

父亲自裁后,我决心要斩断感情,做一个任务优先的优秀忍者。然而,假使感情这回事能轻易的被斩断,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故事了。初次失去同伴,才迟迟的意识到同伴的重要性,因此决心要保护琳。讽刺的是,最后却是我亲手杀死了她,而一直教导我、照料我的水门老师,也在战场上丧生了。

 

凡是我决心要做的事情,统统失败了。

 

到底为什么还活着,不止一次这么问过自己。从来就没有什么事情非我不可,已然失去了全部重要的人,倒不是说想要抱怨,毕竟这都不算什么新鲜事,只是有点打不起精神来而已。

 

无论如何,还是要笑着生活下去。这可是许多人付出生命才换来的和平,而且我还答应了带土,会替他看看这个世界。怎么也不能让那笨蛋看到不幸的事情,他可是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人,一定得找出幸福的画面来。所以再糟糕的事情也不可以放在心上,而哪怕是一丁点美好之处,也足以令我开心。

 

仔细想的话,好像我从没有为自己做过什么。任务优先是因为父亲,重视同伴是因为带土,保护木叶是因为水门老师,自己倒是没有非做不可的事情。或许是缺乏目标的懒散生活,不过我没感到不满,肩负离去的人的愿望,也算是我的愿望了。完成任务、教导学生、继续战斗,结识新的伙伴、建立新的羁绊,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这么久。

 

大概是人到中年的缘故,逐渐记不太清过去的事情。小时候我的脾气似乎不太好,会严肃的板着脸,或者对带土恶作剧什么的,回忆起来忍不住发笑:原来我还做过这种事啊。改变的太多了,以现在的个性生活了太长时间,以至于想不起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

 

然而,带土还记得。

 

就职火影时,站在高台上听到人群欢呼,很多人来祝贺我,我却走神的在人群中寻找带土的身影。他正看着我,目光里有一种奇异的陌生感,好像他并不认识我。视线相交的一瞬间,心脏像是被用力撕开那样痛苦,我禁不住苦笑起来。


的确,我早已不是他认识的卡卡西了,他所以为的‘卡卡西’应该怎样表现,就连我自己都忘记了。

 

恐怕相当厌烦现在的我,因此连就职仪式后的聚会也不肯参加,一直冷淡的应付我的招呼,每每以工作为借口匆匆离开,再怎么邀请,得到的总是拒绝,他避开我的行为明显到突兀的程度。

 

如此还假装不明白的继续向他搭话,我自己都有点对自己生厌。结束工作走回家的路上,总是想:就算了吧、现在不是很好了吗,他的生还已经是奇迹,再要求他不仅生还、还喜欢上我,就算是奇迹也不可能实现这种离谱的愿望。再者,喜欢又不是什么好事,思念着什么人而筋疲力尽的,只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他是否后悔对我说过‘你是了不起的上忍’这种话,或后悔在四战时拼命的帮助我,明明他才是叫嚣着要当火影的人、偏偏说要我来当六代目,他为此后悔吗,这种想法经常浮上心头。

 

我不是什么特别出色的人,比起水门老师和纲手大人都差的远了,性格也相当消极,连自己的弟子都埋怨我是个不可靠的家伙,结果居然当起了火影,真是令人惶恐。

 

虽然如此,巡视木叶时,仍恐惧于战争的普通民众,往往因为我的到来而安心。我一点也不能理解,居然觉得我的六代目做的还不错,太荒谬了,可是,他们珍贵的笑脸也让我感到轻松。

 

由此我不断地想到带土对我说‘六代目是你啊、卡卡西’,他这份信心是从哪里来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可不是玩笑话,他反而一味天真的相信我。别的暂且不论,只是这一点就让我心情激荡,再怎么劝说自己‘嘛,差不多够了吧,别再去打扰他了’,还是忍不住送了多余的礼物。

 

礼物不仅没有受到欢迎,反而被质问为什么要做这种毫无必要的事。无法回答他的问题,我只好一个劲儿的笑。

 

没错,既多余又毫无必要,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我真是愚蠢至极。早该更好的控制住自己才对,毕竟,他没有需要过我,以后更不会需要我。默默地注视他开始新的生活,也许是我能做到的最多。平时帮助民众建造房子,休息日跑到四战战场上修复被破坏的森林,还救了一只和我很相似的狼作为玩伴,他每天都忙忙碌碌的,似乎并不怀念我们过去的情谊。

 

周末也被堆积如山的报告和计划淹没时,我偶尔走神的思念他,并感受到不可名状的不安和凄凉。

 

越是得知他的近况,越是觉得与他相距遥远。

 

再三委婉的请求他参与我的日常活动,得到的永远是拒绝,他的生活也完全不允许我加入。如此继续下去,仅余下的‘过去的挚友’这一称呼都要失去了。

 

不想再失去更多了,已经受够了,父亲、琳、水门老师,难道还不足够吗?时至今日,唯一来自过去的真实只剩下他而已,所以决不允许他再度消失。不过,也决不敢乞求更多,只要还能见面就好了,还能再做回朋友就好了,悲哀的这样想着而再一次邀请他参加聚会。

 

还以为又要被拒绝,他出乎意料的一口答应下来,我高兴到自己都怪难为情的。尽管不知哪一句话说错惹怒了他,发现他送了亲手绘制的贺卡后,忍不住的一直心花怒放,再怎么掩饰还是被伊鲁卡看出了端倪。

 

“笑的这么色情,绝对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哪有啊,我可不是那种人。”

 

过一会儿,他不经意的说:“对了,昨天聚会如果收到了贵重的礼物,记得要回礼。”

 

被伊鲁卡的话启发,我做了甜丸子给带土作为回礼。敲响他家的门时,原本以为能多说几句话就是最好的局面了,却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这几天,我的工作变得非常忙碌,水之国那边突然发现了吸收雷遁后可以长时间发光的材料,砂之国研究的沙土混合凝聚物也有了良好的进展,新一轮的五影会谈迫在眉睫,因而没办法每天亲自巡视木叶,同样也没有时间和带土见面了。带土瞬身出现在火影办公处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因为还被列为危险人物,隐蔽处的暗部成员毫不犹豫的现身并对他亮出了武器,他则皱着眉,使劲儿的瞪我。

 

“啊、没事的,不用紧张,只是来找我的而已。”我连忙站起来绕过桌子,装作十分自然的牵住他的手,“是因为这个来的吧,抱歉这几天太忙了…”

 

他‘哼’了一声,一边嘟囔反正这样也能工作一边拉着我回到办公桌前。椅子只有一个,我谦让他‘你坐吧,我没关系’,他却说‘什么啊,我又不累,担心你自己吧’而硬是摁着我的肩膀让我坐下。

 

若说不想打断我的工作是他的好意,这份好意我可真是无法承受了,不分心的继续工作根本做不到。

 

很清楚的感受到他就站在我旁边,大概是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让他感到紧张,手心变得汗津津的,被我握住而蜷缩在我手心里的手指正微微发抖。为了避免他恼羞成怒,我盯住报告书不放,即使如此,坚持过一分钟之后,他的呼吸还是逐渐急促起来。想掩饰这种变化,他故意好一会儿才喘一大口气,这样反而更欲盖弥彰,搞得我也不好意思起来。

 

“好、好了。”他挣扎了几下,把手抽回去,“我回去了。”

 

在他瞬身离开后,伊鲁卡怒吼‘还有这么多人在,你们做什么不要脸的事啊’并抄起卷轴砸我,我‘哎哎哎哎别这样’的叫着躲开,因为心虚,脑袋被砸中了好几下。

 

“就算交往了也给我自觉点!”他把桌子拍的砰砰响。

 

‘是是是知道了’,虽然随口答应着,可是,交往这种事,我可不敢想啊。

 


-Tbc-

--------------------

感谢观看、喜欢和评论!!!

评论(26)
热度(133)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