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ore Fish

Every black has their blonde, that is what I believe.

欧美圈多年野生请勿圈养
作者炒鸡有病,脑洞巨大,毫无下限与节操,文内一切不合理都属于并只属于作者
主要ship all/Thor & all/Tony & Thor/Tony,其余各CP通吃乱配
看到奇怪的配对请及时退出并且尽量不要...打脸
CH苏;RDJ粉;Marvel大法好;超蝠保平安;吃我一记盾冬铁大三角安利!

日漫也堆放在此处
基本无节操通吃,主ship宇智波三件套,【注目】拒不接受卡卡西受【注目】
大本命一方通行,轮一方是喜闻乐见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金闪闪好好好!
同时站BG&BL&百合,敬请谨慎食用

包含:
歌词渣翻
AO3无授权渣翻
原创
同人

【卡带】路人甲

*坏掉的堍

*单卡双带(无误

*非典型ABO+伪R18

*极度OOC,雷的飞起!!!


-----------------------------------------


1.

 

代号甲。

 

2.

 

“从今天开始,你也加入保护火影的任务。”

 

我单膝跪地,几乎欢呼雀跃的接受了。

 

保护火影,这就是我的目的,是唯一支撑我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保护旗木卡卡西。

 

 

3.

 

四战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我是真的死去了,还在天国见到了琳。得知所有真相的她,见过我、也见过水门老师和卡卡西之后,‘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大家都在、未来一定是美好的,那么我就放心的先走一步’,她这么说着,接受了转生。

 

最后一次牢牢记住琳的笑容,我也祝福着她,能够在和平的世界中快乐的生活。

 

不过呢,我倒是没有转生。

 

还有不得不等待的人,这可是约定啊。

 

以为要等待很久,十年、几十年,总有一天能再次见到卡卡西。因为该说的话已经说过了,他是了不起的忍者、也会成为了不起的火影,我相信着这一点,所以到时候,大概能打打闹闹的一起转生吧?

 

结果有一天,‘对别人用了轮回天生,你自己也试试这种忍术的感觉吧’,六道仙人自顾自的对我说。

 

 

4.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四战的战场上,正是我死去的那个位置,一模一样。

 

花了几天才接受了复活的事实,一时间不明白我该做点什么。

 

悄悄的潜入木叶,发现我等待的时间、对于这里来说不过是一个月,连火影就职仪式都没来得及举行,旗木卡卡西还住在原来的小公寓里。大家都为木叶的重建而忙碌,有着人手不足的问题,幸好不少在战争中流离失所的忍者和家庭前来投奔木叶,确认身份后,立刻就投入工作,虽然仅能做一些小任务,假以时日,博取信任后或许能成为木叶的上忍也说不定。

 

因而,以雨忍村下忍的身份,谎称雨忍村已经被摧毁、无家可归,我也投靠了木叶。

 

 

5.

 

作为原本确认死去的人,我在最开始就没想过要表露身份。‘宇智波带土’这个名字,一旦被提起、仍能吓到小孩子,‘再不听话大魔王带土就要把你抓走了’什么的,潜入木叶时不止一次听到。我不想带来任何骚动,跑到卡卡西面前、他一定会认出我,可是,接下来就要为我的身份问题忙碌了吧,他的工作已经够多了,完全不必因为我再惹上麻烦。

 

晓组织准备的假身份相当可靠,号称来自以擅长暗杀和获得情报闻名的雨忍村,又是战斗能力尤为突出的Alpha,我顺利的进入了暗部。

 

由于之前发生过叛乱,多次被质疑暗部还有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最后的决定是削减人员,由前五代目火影纲手大人代为统领,实际上是前木叶特别上忍山城和不知火来分配任务,主要负责保护重要人物、解决辉夜残留的问题以及从其他村落获取信息。

 

双眼都留给了卡卡西,复活后却又神奇的得到了新的万花筒写轮眼,因此对于能继续使用时空忍术的我来说,无论何种任务都能最快的完成。即使如此,要被信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有面具的遮挡,不得不暴露面孔的时候,也能用简易的幻术改变他人眼中看到的容貌,并非因为身份问题而被怀疑,只不过不是木叶人员而已,就从来不能得到保护重要人物的任务,而这偏偏是我的目的,我不得不拼命证明我对木叶的忠心。

 

休息什么的并无必要,住在暗部提供的集体宿舍里,室友是特别来监视我的,这一点我还是能察觉出来的。装作并不知情,甚至从不靠近火影办公处、医疗部、忍者学校等等重要的地方,更不要说躲在暗处窥视卡卡西了,我一味的专心于任务。

 

不知多少次摧毁残留在其他地方、能吸收查克拉又难以消灭的辉夜残余体,窃听水影、雷影与沙影的会谈以免他们联合起来针对木叶,即使商人身边带着发情期的Omega,也能毫不动摇的继续行动,任务中、只要还有我在,决不允许任何同伴负伤,三年后我终于获得了保护火影的资格。

 

 

6.

 

不能主动寻找卡卡西,同伴也很少谈论过于敏感的话题,加上以我的身份还不足以亲自向火影大人汇报任务,所以,已经很久没见了。

 

并不觉得遗憾或者可惜,因为我想做的只是暗中保护他而已,相处什么的、有什么用呢?他有的是朋友和伙伴,我可能是多余的那一个,但保护他的人、永远都不会过多。

 

 

7.

 

久违的、卡卡西的味道。

 

刻意收敛过的Alpha信息素,仍然强大的让人震撼。比起年少的时候那种冰雪般的冷漠感,现在的气息要温暖的多了,好像沐浴在午后阳光之下,情不自禁的舒展身体,任由它柔和的围绕在身边。

 

不知为何,属于卡卡西的、Alpha的信息素里,有一点点微妙的甜香。

 

“这是新加入的人,来见一下吧。”纲手大人随意的说着,“代号甲,原来是雨忍村的下忍,成绩特别突出,所以调到保护你的任务里来。已经确认过了,是个可信的家伙。”

 

“…就说了这种程度的保护太夸张了…”卡卡西抱怨了几句才放下卷轴,“那、也来见一下带土吧。如果要保护我的话,得先保护好他才行,这是命令。”

 

纲手大人摇摇头,嘟囔着‘真是没办法’什么的,而卡卡西站起来,对旁边的休息室呼唤我的名字:“带土——出来一下、这边有点事情。”

 

然后、十四岁的宇智波带土,走了出来。

 

一只手拎着风镜、一只手揉着眼睛,似乎刚刚是在午睡,他披着卡卡西的外套,有点不高兴的说:“干嘛啦…”

 

从他那边、传来混乱的Omega的信息素。这个年纪大概还在性别觉醒期,因为没有经历过第一次发情,他的味道淡淡的,闻起来仿佛是刚从烤箱拿出来的蛋糕那样的甜美香气,和卡卡西的气息里混入的陌生味道一模一样。

 

“来见一下吧,这是宇智波带土。嘛、虽然名字是一样的,其实不是一个人呢。他刚刚过了生日,才十四岁,总是吵着要把我比下去当上更好的火影,不过、长大之后可能会变成那个发动四战的带土哦——”

 

“才不会呢!”宇智波带土愤愤的跺着脚,小声说‘好麻烦啊、你这边的带土真的做过那么多坏事吗、和我又没关系为什么我要被连累啊’。

 

卡卡西弯下腰,拢了拢他的领口,笑着说什么乖一点回家给你做红豆丸子,他就很听话的闭上了嘴、还傻乎乎的对我笑了一下,卡卡西于是继续说:“他是半年前突然出现的,还搞不清楚原因,大概也送不回去了。因为他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保护他是优先于我的,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

 

‘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

 

直视着我的眼睛,毫无玩笑之意的、卡卡西这么说了。他审视我的目光、似乎要把我整个人穿透那样锐利,‘不能保护他、就立刻离开’,虽然没有直接说出口,也已经传达的非常明白了。

 

为什么、看到这种画面,会好冷啊…好冷、好冷、好冷,快要死掉了…

 

那时候我有没有颤抖,应该是没有的。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被怀疑,我想做的只是保护卡卡西而已,他提出什么要求都是正常的,何况、那个被卡卡西如此珍视的人,正是我自己,所以,为什么要哭呢?只要回答‘是’就好了…

 

 

8.

 

“是,火影大人。”

 

 

9.

 

每天换班三次。

 

也就是说,每隔三天,才轮到我在卡卡西家中守护他、和宇智波带土。

 

一起做饭、一起看电视、一起洗澡、一起入睡,有早安吻和晚安吻,有时、卡卡西抚摸着他的后颈,笑眯眯的说‘等你长大了就标记你哦’,他色厉内荏的瞪起眼睛,‘谁说我一定是Omega了,说不定是Alpha呢’。

 

是啊,明明我就是Alpha,被宇智波斑救起之后、非常痛苦的第一次发情,混杂着土、血、火焰和金属味道的信息素才是属于我的,和卡卡西战斗时、两人的气息激烈的冲突,从没有融合过。

 

为什么、这个我却是Omega?

 

身体逐渐成熟了,大概是从普通的蛋糕到水果奶油蛋糕的那种转变,他的气息、附着在卡卡西身上。尽管本人并没有察觉到,其实是划分地盘的行为,有别的Omega靠近卡卡西时,那种味道立刻变得浓烈起来,‘是我的、这个人是我的’,如此大声宣布主权。

 

卡卡西不是你的、而是我的…是我的啊!

 

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我十几岁的时候、有这么惹人厌吗?不管怎么样都看不顺眼,好几次故意要吓唬而散发出Alpha的味道,让他难以呼吸了,可是,也没有向任何人告状,还以为我是发情期到了、或者发现了危险,他关心我‘甲要小心点啊’。

 

所以说,讨厌他的也只有我而已吧。帮老奶奶拎东西,会招呼暗部的人‘今天没关系、早点回去休息吧’,似乎人缘很好的样子,大家都用十分喜爱的口气称呼他‘小带土’。原本因为和我相同的名字、相同的长相、相同的过去而不能自由的在木叶行走,如今早就交到了几个同龄的朋友,和漩涡鸣人尤其合拍,让卡卡西时常小声感叹‘没办法天天带在身边了,有点寂寞啊’。

 

 

10.

 

好嫉妒、好嫉妒、好嫉妒。

 

这份丑陋肮脏的感情,快要让我发疯了。

 

若无其事的伪装着,注视着卡卡西和另一个我快乐的生活,不止一次的想过假使我没有相信斑、没有做出那些事,假使那时我回到木叶,是否现在和卡卡西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的人,就是我了呢?

 

明明这一切都是我的啊!

 

为什么要从我这里、把卡卡西抢走?

 

好不容易、才回到卡卡西身边的,但是那个我,什么都没有做,就光明正大的、拥有了卡卡西。

 

好刺眼啊,那种笑容,连卡卡西亲手做的甜丸子还要抱怨不够好吃,还一味的否认,说‘我和那边的卡卡西只是朋友而已’,明明就是喜欢卡卡西、也被卡卡西喜欢的不是吗?作为Omega的他,能够和卡卡西相爱的结合,这种我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东西,被他轻而易举的拿在手里、还总是说着不想要,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没有他就好了。

 

卡卡西所珍视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11.

 

“这几天你们就不必来了。”卡卡西说,“带土快要到第一次发情期了,为了他的安全和你们的安全,我希望暗部的Alpha能尽量远离。我的安全问题不必担心,纲手大人找来了其他的Omega暂时代替,等这段时间过去之后,再由你们来继续执行任务,没有问题吧?”

 

 

12.

 

宇智波带土微弱的呻吟着。

 

蜷缩起身体、用力按压着腹部,好像被什么东西从内部吞噬那样,痛苦的皱起脸,他呢喃着卡卡西的名字。

 

我抚摸着他,被触碰到的一瞬间,就不知廉耻的向我这边靠过来,却似乎还保留一丝理智似的,拒绝吸入我的信息素聊作安慰。‘救救我、救救我’,过一会儿,他再也忍耐不了的这么说着,眼泪不断的流出来。‘好难受啊’,如此痛苦的声音,是啊、第一次发情期总是特别难熬,从小腹盘旋而上的欲望,像露出獠牙的毒蛇那样,只要不获得满足,就无情的撕咬着身体。

 

真可惜呢,卡卡西不在这里。

 

 

13.

 

“按照你的要求,我是一个人来的。”卡卡西用憎恨的目光看着我,“把他还给我。你想要什么?”

 

 

14.

 

连我是谁都不问,只想要夺回那个宇智波带土吗。

 

“不要动。”我说。

 

卡卡西僵硬的站着,看起来是毫无防备的样子,但,只要我攻击他、或者表示出伤害宇智波带土的企图,立刻就会攻击我吧。

 

“马上、就让你见他。”我向他伸出了手,“再过来一点,对,再、过来一点就好了。”

 

卡卡西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掉进了我的陷阱里。

 

被木遁捆住手脚、固定在地上,他拼命挣扎着,手里闪烁起千鸟的蓝色雷光。

 

我打量着他,因为用力而格外迸张的肌肉线条非常好看,狭小的洞穴里,充满了我身后的宇智波带土发情时的气息,所以、卡卡西勃起了。

 

“如果用他的信息素,你就能成结了,是这样吧?”我说。

 

 

15.

 

内部撕裂一般的疼痛、如此甜美。

 

在我手下颤抖的身体,那过于洁白的肤色,仅仅是加大力气,就留下色情的印记。卡卡西愤怒的低吼着,包含忿恨和不甘愿的眼神,让我笑了起来。

 

骑在他的腰上、上下摆动身体,尽管不情愿,卡卡西的性器仍然在我的内部抽动着。事先用宇智波带土发情时流出的肠液润滑过,Omega气味的刺激,让埋在深处的Alpha的性器顶端逐渐膨胀,快要成结了。

 

“是我的。”负隅顽抗的卡卡西,不管我怎样用手指在他唇上辗转摩擦,都不肯有丝毫放松,“是我的、不是他的。”

 

 

16.

 

“尽管标记他吧,但是,你第一次成结、是因为我,你不会忘记的。”

 

 

17.

 

一位暗部成员因保护宇智波带土不利、致其失踪、使火影大人只身犯险为由,留书自裁,由于容貌严重被毁,仅能从面具确认他的代号是甲。

 

 

18.

 

代号甲。


确认死亡。



-End-


--------------------

作者脑子有病Orz

隐姓埋名的四战堍回到木叶保护卡卡西结果发现卡卡西和另一个世界穿来的健气仔堍HE了,遂黑化,黑完之后就自杀了,到最后也没人知道他也是堍,大概是这样...

感谢观看^q^

别打脸.............(இ﹏இ`。)

评论(29)
热度(124)

© No More Fish | Powered by LOFTER